杂食性动物。

© 暴力仓鼠x | Powered by LOFTER

绯闻omega#欧美小时代#男友比拼大赛#

雷/崩坏/中二/慎入/ABO世界/

纯脑洞,只是脑洞,不是文!!!!!

CP: 拔杯 贾尼  鲨美 盾冬 锤基 白 粉(绝命毒师,不打标签了)少量瑟莱(不打标签了)


设定:某市的某贵族大学里。

——Omega——

吧唧:学校里的学生,橄榄球队队员。Omega小团体首领。

妮妮:学校里最有钱的学生,父亲是汽车制造商。另一个Omega小团体的首领,是吧唧的头号敌人。

洛基:学校里的学生,在两个团体之间摇摆不定的中间份子。喜欢他哥。

茶杯:三好生。

一美:学校里的学生,家庭穷困,兼职向学生们贩 毒。成绩极差。整天和校外的坏孩子厮混,他最好的朋友是小粉。

小粉:校外小混混,贩 毒。老白曾经的合作伙伴,后来因为经常捅娄子被甩掉了。仍然在老白地头上肆无忌惮,还让一美卖药给学校里的孩子们。世界上最能捅娄子的O。

莱格拉斯:学校里的学生,市长的儿子。橄榄球队队员。


Alpha:

队长:缉毒队队长。

大锤:学校里的学生,橄榄球队队长。成绩极差。

汉尼拔:学校里文学系的老师。被一群O学生热情追捧。上课时竞价第一排座位。

法鲨:学校里化工系的老师。

老白:本市大毒枭。

瑟兰迪尔:市长。


托尼史塔克(后文简称妮妮)和吧唧是贵族学校里的两个O团 体的头目。互相看彼此不顺眼。

妮妮周围经常环绕着一群有钱的Omega,没事就发发小萝卜和YSL笼络人心。妮妮经常翘课,夜不归宿,收买一些小跟班,以及发牢骚“太有钱了我好空虚啊好无聊啊,今天怎么欺负他们好呢?”


小粉和一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,一天,小粉安利说“只要你能在学校里卖掉4盎司冰,我就带你去嫖A”,于是一美就盯上了有钱的妮妮。

小粉自己做的冰里加了辣椒面是红色的,一美把冰卖给妮妮。妮妮出于同情他的经济情况而买了,但是并没有用。

在一次玩耍中,妮妮对洛基说起这件事,洛基为了追求哥哥,说服妮妮把冰卖给他。为了拉拢他加入自己这一方,妮妮把冰送给了他,并且没有收钱。

洛基从别人那听说用了冰之后人会精神恍惚渴望交配,于是把冰当成催 情 药给他哥下了。

可是小粉只是个二把刀,这个药的配方有问题。大锤吃了后一整晚都在操场上裸 奔,还用头撞篮球架,搞得一群Omega出来围观他。

橄榄球队队员莱格拉斯看到队长乳齿大张旗鼓地丢人,连忙把他拖走。

第二天莱格拉斯去问洛基怎么回事。洛基表示我不知道。和我没关系。

莱格拉斯为了追查这件事,去校外找类型相同的冰,并且找到了小粉。那时小粉正在街边卖药,他把小粉暴揍了一顿,并且说“我们不是好惹的,你再往学校里放毒,以后我看到你就揍你!”

这时,吧唧出于想要笼络洛基,找到球队队长大锤说:“你应该管管你弟弟,妮妮不是一个好东西,带坏你弟弟。”

大锤表示:“我弟弟不好管,你看他都给我下药了,什么事干不出来,我决定代表我爸我妈放弃他了。”


因为这个世界A的数目比较少,所以O们都以谈恋爱为荣。在一次学校的party上,妮妮为了显得自己很牛逼,租了个男朋友。这个男朋友还曾经是本校的学霸,金发碧眼大长腿。他风光无比地粗线在Party上,引来吧唧一方的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。他故意来到这边,向对手们介绍自己的金发男友。

吧唧很不服气,因为听说了他把药给洛基的传闻,于是向他说谎道:“缉 毒 警 长是我的追求者,我会把前阵子的事情告诉他,而他会来学校抓毒 贩 子的!”

然后这时候莱格拉斯高傲地说:“我是不会在本校找A的,我爸爸不让。”

洛基说:“我哥最近很殷勤,总送我这个那个的。”

轮到茶杯时,茶杯说:“最近汉老师总是让我去他办公室。”

这下所有的O都沉默了,因为他们说的都是假的,而茶杯说的是真的。


另一边,小粉还在Party上偷偷贩药,见到人就拉过来问:“兄弟要冰吗?我这个是上等货。”

突然之间,外面闯进来一个光头大爷,大爷拉着小粉说:“你干什么?这样很危险!你会被抓的!”

小粉不耐烦地表示:“我就要这样!你管我?学校是我的地盘,是你给我挤到这里来的,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?”

大爷:“你快回家!不要再干这行了,不适合你,你智商短缺,是傻逼。”

小粉:“你最早可是和我合伙的!是我带你入行的!你现在牛逼了不要我了连我在你地头上卖药都不许吗?我偏卖!”

茶杯看他们这边要吵起来了,就跑过来拉架,大爷把脸一拉,出去了。不一会儿进来两个墨西哥人,把小粉架起来拖了出去,茶杯连忙追出去,那两个人把小粉摔在地上就走了,小粉撞得鼻青脸肿。

茶杯过去把小粉扶起来,问他有没有事,并且带他去家里(茶杯家就在附近)给伤口消毒。

小粉很委屈,哭唧唧地说他没有钱租房子,连住处都没有,被老白天天轰赶。茶杯留他在自己家住一晚。茶杯洗澡时小粉偷偷飞高了,在茶杯走出浴室后,他就扑上来亲了茶杯。


与此同时,妮妮“我好空虚寂寞冷有钱有什么用”听了其他O的话之后他不太高兴了,决定离开Party。他甩给贾维斯一沓钱,说“滚吧”。

贾维斯一点都没有生气,客气地说:“您有什么麻烦可以随时再求助我。”然后也没有捡起地上的钱,就走了。

但是当妮妮离开Party走到路边时,看见自己的汽车被拆了:方向盘、马达和座椅轮胎全部被拆除后,整整齐齐摆放在路边。

妮妮想到了贾维斯,非常愤怒,恨不得立刻杀了他。然而这辆车是他爸的,他夜里偷偷开他爸爸车出来他爸爸并不知道,所以天亮之前他必须想办法把车子组装起来,弄回家去。

妮妮找几个喽啰在那里修车。喽啰们表示:我们怎么知道怎么组装,你这车太高级了。

妮妮看快天亮了,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打通了贾维斯的电话。

不一会贾维斯来了。妮妮暴躁地问:“你他妈的要多少钱能帮我把车修好?你这个混蛋!”

贾维斯面带微笑说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妮妮:“大神!!!您能帮我修好它吗?”

贾维斯用了一个小时时间把车组装好了,妮妮开车走了,路上把手伸出天窗朝贾维斯竖中指,并且打开车窗大骂他:Son of a bitch!!!


这天晚上,莱格拉斯回到家,他爸爸还没睡,在客厅里等他。

瑟兰迪尔:我觉得我们必须谈谈,儿子。

莱格拉斯:我困了,拜拜。


洛基回家时他哥已经睡了。他偷偷去了哥哥房间。然后把哥哥放在床边的衣服和内衣全部抱起来,顺着窗户扔下楼去,回房睡觉。


第二天早上,一美在学校附近卖冰。

他吃早点时看到了鲨老师。出于戏弄心里,他就过去逗弄鲨老师。不仅挖苦教师工资低、虚伪,还说鲨老师单身一定有性功能障碍。然后他安利鲨老师买点他的药。

鲨老师问:“你为什么不去上课呢?你旷课很久了。”

一美:“学校无聊。”

鲨老师:“你如果觉得你现在学的课程无聊,可以要求转系,来我的系。”

一美:“你想让我去你的系?我要去举报你勾引学生,你以为你是汉老师吗?你就像个水管工人。”

鲨老师:“和我来我办公室吧。”

一美觉得自己卖药成功了,跟着鲨老师回到教学楼。在开门后,鲨老师非常粗鲁地拎起他的衣领,把他拽进了办公室,并且把所有的药都从他口袋里扯了出来,扔在桌子上。

鲨老师:“你不是说我勾引学生吗?现在,把衣服都脱了。面壁站着。否则我就把你交给警察。”

一美吓得瑟瑟发抖,立刻照办。鲨老师拿出一根古董教鞭,怼他后背、脊梁骨和臀 部。

一美只好求饶,鲨老师冷着脸说穿上衣服滚吧。

一美出了鲨老师办公室后,立刻跺脚大怒。他立刻打电话给小粉,要他带人来揍法鲨。

小粉说兄弟你等着,我马上就过去,我要打的那家伙满地找牙。

然而小粉刚出茶杯的家门,就被两个墨西哥人套麻袋拖上了一辆卡车。

一美以为小粉立刻就会带着人来和法鲨叫板,于是返回办公室,很牛逼地对鲨老师说:“你完了!我会把你的脑袋像拧瓶盖那样拧下来,塞进你的屁股里!”

鲨老师什么都没有说,面带微笑地看着他。

一美骂了半个小时,小粉还是没来,他有些紧张。又过了半个小时他想溜走。门在他身后自动关上了。门是自动的,这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是金属制造的,而且都是自动的。然后三个桌子自己顺着滑道移动过去,挡住了门。

鲨老师按下开关,打开窗户,对一美做了个请的手势。同时拿起手机,示意“我要报警了。”

一美奋不顾身从二楼窗户跳了出去,小腿摔了个脱臼。


另一边,小粉被带去一个仓库里。

老白出现了,对他说:“你太丢人了,把你的货全扔了,从今天起,你卖我的货。你这个没用的家伙,废物!卖这些次等货丢光了我的老脸!”

这是纯度99.1%的货。小粉愤愤地拿着老白的货走了,而且付了钱,那是他最后的钱。然后他就想着,怎么把这个货卖到学校里。

一天,他在学校里看橄榄球比赛。大锤的球队获胜了,当晚他们举办Party,小粉去了,在门口拉住了吧唧。然后安利说这个货怎么怎么好,根本不会上瘾,只会让人上天和上车。

吧唧很心痒,就买了一点。

这个时候,警 察突然来了。

小粉像兔子一样蹿开了。队长下车揪住了吧唧,把他的两只手铐在背后,塞进车里,带回局里。

吧唧一开始很不驯,说我只是买了它,我不知道是啥!我既没有用也没有卖。

队长看到蓝色的冰,怀疑这是最近市面上兴起的一种很牛逼的货,为了放长线钓大鱼,他暂时放走了吧唧,并且让人跟着他。


与此同时,茶杯被老汉带去了办公室。两人交换了对古典诗词的意见后,汉老师说:“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,我知道最近学校里有些不好的事情,希望你不会参与其中。”

茶杯点了点头,眼神躲躲闪闪的,说自己不舒服就走掉了。


当晚小粉又卖了一些货之后,买了一些礼物去茶杯家。

因为他们Kiss过了,小粉觉得茶杯现在是他男朋友,茶杯也这么觉得,他那晚骗小粉说自己是B,为了继续装B,只有不和小粉上床。他们鱼块地吃喝过后,小粉就走了,临走前主动吻了茶杯,还说你家这么有钱愿意和我在一起,我一定会对你好的,等我发了我会养你的,不论你喜欢什么我都会买给你。

小粉刚刚出了茶杯家的门,就遇到了脱臼美。

脱臼美表示:“快送我去医院!我找你一天了!”

小粉问:“那你怎么不自己去医院?”

一美:“我是因为你的失误受伤的!而且我所有的货和钱都被那老师拿走了!你得支付我的医疗费用!”

小粉把一美送去了医院。可是他也并没有钱,他在医院的走廊里到处打电话借钱,可是借不到。

同时,鲨老师走进病房。他已经支付完了一美的医药费。

他站在床边看着一美,拿起装着冰的小袋子(白天一美身上搜到的),问一美用过没用过。

一美还没回答,小粉突然冲进病房,看到鲨老师就朝他扑了过来,要揍他,结果被一巴掌推到了墙角里,撞翻了一大堆医疗器械,差点也脱臼。

鲨老师用化学用语说出了货的化学成分和提炼方法。小粉在他背后大笑:“傻逼,这东西不是你的狗脑子能想出来的。”

鲨老师继续说下去,并且说出了一多半的配方。小粉就有些害怕了。

鲨老师临走时告诉一美:“我已经帮你申请转系了,等你好了就去和校领 导说一声,最快下周就能来上我的课。”

他潇洒滴走了,一美闭上眼睛,沮丧地对小粉说:“我的后半生完了。我的‘骨头’(遗产)藏在我妈的鞋柜里,要是我死了就归你了。”

小粉哄他,他哭唧唧地责怪小粉无能力照着他,还说他没有钱支付下学期学费,就要辍学了,如果辍学就得沦为和他一样的小混混。

小粉实在没办法,只好去找茶杯借钱。茶杯借给了他钱,还请他吃了饭,但是劝他早点放弃这一行。

小粉觉得茶杯太好了,简直是天使,这辈子非茶杯不嫁。他把钱给了一美后,又去街边卖药,打算着从吧唧打开橄榄球队的销售渠道。


另一边,妮妮他爸带着他去参加公司的股东聚会。

在聚会上他看见了贾维斯,非常惊讶。他爸告诉他这个人是他们集团最杰出和年轻的产品设计师。他已经发明了一种悬浮智能汽车,可在时速400的情况下自动驾驶,他马上就要上台展示这辆汽车的性能了。

妮妮要搞破坏,求他爸给他保险库的钥匙,一开始老斯塔克不同意,但是佞不过儿子,只好让人带他去看。妮妮让跟着自己来的人等在外面,潜入了那辆车附近。车的金属外壳几乎看不到接缝,他不太懂构造,但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钻到车底下,总算弄坏了汽车(他认为)。

他回到聚会大厅里,特别得意地拿着一杯香槟,走到贾维斯面前说:“傻逼,你完了。”

贾维斯面带微笑地说,:“久仰大名,少爷,我非常荣幸见到你。”

不一会儿展览开始,贾维斯西装笔挺地上了台,汽车从金属通道中自动开到台上。聚会一片哗然。

这时,贾维斯邀请公司的执行总裁,也就是妮妮老爸上台来试乘这辆车。

妮妮立即大惊“这可不行我爸岁数大了,掉下来非摔坏不可”。然后他扯着他爸不让去。贾维斯笑着说:“那少爷就你坐上来吧。”

妮妮鱼死网破地上了台,坐进汽车里。车的轮胎升离地面,似乎并没有坏。可是某个地方似乎在不停地漏电,电得菊花发麻(车在智能修复他弄坏的地方)。他很紧张地流了很多汗,最后实验结束,汽车平稳地落到地上。当他觉得这一切总算结束了,要从车上下来时,贾维斯突然提出建议:“我们现在开这车出去,不到20分钟就能绕全市一圈。“然后他开着这车带着妮妮出去了。

车有个舱内减压装置:就是让里面的人感觉不到速度多快。然而贾维斯在带着妮妮兜风时,没有打开这个装置。汽车围着全市绕了一圈,又回到会所门口。

妮妮哭唧唧的,哆哆嗦嗦的,已经要死了,是被扛下车的。因为这件事,他决心与贾维斯老死不相往来,并且诅咒他身败名裂。


另一边,小粉找到吧唧,请他免费试产品。

吧唧说你上次已经把我害得够惨了,一开始是拒绝的。但是在小粉的安利下,他还是决定试试,他们俩躲进厕所里,吸了蓝冰。之后,吧唧上天了。

小粉给他供货了几次之后,就让他帮忙把这个卖到橄榄球队里去。吧唧不清楚该怎么跟大锤他们开口,决定偷偷下药。

不久学校举办球赛,他在比赛开始之前,偷偷给队员们的杯子里放了药。比赛顺利进行,而且他们赢了。

实际上大锤在比赛前就发现了吧唧下的药,他没有喝水,也没让其他队员喝水。

比赛结束后,他把吧唧从队里开除了。吧唧陷入低谷,十分抑郁,于是在小粉的安利下加入F毒小分队。但是吧唧是个新手,又不敢在学校里卖,只好拿着小粉给他的货去街边拉人卖。不久他就被抓了。

小粉给他打电话打不通,意识到东窗事发,立刻把所有老白给他的蓝冰都藏到了茶杯家里。不久,队长也抓住了小粉。

警 察对小粉各种威 胁 BI 供,但是并没有效果。小粉就是不肯说出冰是从哪里来的,就算坐牢也不说,而且他也不肯说出剩下的在哪儿。警察问他什么他都说他不在场。不久老白的人来了,提供了小粉所有的不在场证明,虽然知道是伪 证,警 察也只好暂时把他放走。

小粉是出去了,但是队长不肯放过吧唧,还关着他,非要他质控是小粉把货给他让他卖的。

吧唧说:“你的线都断了,你关我有什么用?”

队长说:“轻易放过你只会让你越来越猖狂。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一分钟不High就难受,招 供,我给你冰。”

吧唧没有反应。

队长说要告他坐牢。然后就出去了。

不一会儿,吧唧开始对着监控大骂队长,从爷爷骂到了孙子,还说要拿警棍怼他PY。队长冲进审讯间,不留神推了吧唧一下。吧唧表示:“你打我。我要告你刑 讯我,你还扒了我的衣服(自己扒了自己衣服)。”

队长七窍生烟,让外面的人关掉监控,霸道地对吧唧说:“你这样根本没用。你生怕我不是黑 警 察,我现在就黑了你。”

吧唧坏笑着坐回去,斜睨着队长:“只要你放我出去你要我怎样都可以。我愿意做线人,我还能给你提供别的服务,不是冰。”

队长觉得他做线人的话可以,但是跟他说:“如果你骗我,就立刻把你送进牢房。”然后放了他。

两天后,吧唧给队长打电话,说我知道制 毒地点了,你快来,但是不要带人,这儿有他们的眼线,很危险。

他说出一个酒店的名字,队长来了。因为担心他的安全,队长果真没有带人。

队长走进房间后,只看到吧唧一个人在,而且连衣服都没穿,身上湿漉漉的,刚洗完澡。

吧唧说:“我发情了。”(这是为了在事情结束后脱罪,因为他也卖了冰,如果搞了警 长,日后他就能威胁他。)

他又说:“我知道制 毒地点在哪儿,你帮我解决麻烦,我就帮你解决麻烦。”然后自己躺在床上。

有一瞬间队长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英雄人物形象,然后把吧唧推在床上。

气馁地走了。


茶杯害怕家里的一磅冰被发现,就带来学校上课。结果被汉老师闻出来了。

汉老师让茶杯去他办公室,然后偷偷把茶杯的冰掉包成了糖。

小粉被老白带走后,遭到劈头盖脸一顿骂“废物白痴弱智低能儿……”

小粉气冲冲地走了,临走告诉老白说:“我就在你地盘上贩毒,再被抓了,我就把你供出来,把我们所有的过去都供出去。”

等小粉来茶杯这里取货时,发现货被调换了。然后他们都很着急,开始回忆这个事情的细节,货究竟被谁带走了。茶杯想了一圈也没想起老汉,因为他并不怀疑老汉。


第二天,老汉把茶杯叫到了办公室。茶杯看到了他丢的货摆在桌子上,忐忑不安。

老汉非常失望的样子,说:“我以为你不会搅进这件事里,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,我还给你写了一首诗。”

茶杯害怕地问:“你会把我交给警察吗?”

老汉说:“当然不,这样的话你的前途就完了,你会被抓起来,学业也完了,家庭名声也完了。但是我不希望你再沾这玩意,尤其离那个卖货的人远点。”

接下来,老汉给茶杯倒了咖啡,哄他说实话。茶杯说了自己和小粉交往的事情,还说很喜欢小粉,尽管他不学好,他也想和他在一起。

汉老师表示:“我不能把 毒 品还给你们。如果再有事情,你让他来找我。我要好好地帮你教育他。你回去上课吧。”

说着,老汉摸了摸茶杯的脸。

茶杯感觉有点不对劲,但是没有问什么。


他刚一出去,化学系主任怀特(老白)走了进来。

老白笑着问:“我的人让你白写了那首诗吗?”

老汉说:“你和瘾君子合作,我们的生意迟早玩完。小粉就是个傻子。”

老白:“你是大股东,你说的算。”

老汉说:“给你三天时间,别再让我看到他。”

老白把这包冰带走了。然后叫人抓住小粉,痛揍一顿,把他关了起来。


与此同时,洛基在到处找冰。因为他哥最近在追女B,他要整死他哥。他要陷害他。洛基的口号是“得不到的就去死吧。”


与此同时,小粉在自己被关押的地方发现了这包茶杯丢的货。

他放在茶杯家的货里面有几颗刻了Pink。他用这个方法来区别他卖出去的和老白卖出去的货。(在老白从老汉那拿走了这一袋货之后,把货交给实验室的毒师,让他去掉这个字。而这位毒师就是关押小粉的这栋房子的主人。)

于是小粉开始怀疑:老白的合伙人是学校里的人。否则这袋货不会在他身上。


与此同时,吧唧,妮妮和洛基三个遭到遗弃的倒霉人,重归于好。

洛基在一个毒贩子手里买了两颗货,对两个O说,他要干大事了。他要陷害他哥,或者让他哥染上毒 瘾,变成他的宠物。

吧唧表示这根本没有用,一个A要是不喜欢你的气味,你怎么做都白搭。

妮妮附议。

于是洛基万念俱灰,那我们吸了吧。

三个o正准备吸,警 察破门而入(跟着吧唧来的)。

队长揪着吧唧的脖子,把他塞进汽车。

他这次没把吧唧带回警局,而是带去了一个公园。吧唧大叫:“我没卖冰,我没犯法!”

队长对他说:“你现在是我的线人,我有义务保护你不沾染 毒 瘾。”

吧唧失落地说:“我知道你只是利用我。你讨厌我,将来我帮你抓到那些人你还会送我进大牢。”

队长笑着说:“你根本够不到那些人的,那些毒枭不会让你看见他们。”

吧唧问:“那你为啥要管我?我不信你的话,我知道我的后半生就要完了。我爸就总嫌弃我没出息,现在他的预言要实现了。”然后他嘤嘤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队长看他小可怜,就搂了他一下,被他顺势骑上了大腿。

吧唧继续委屈地说:“我吸 毒是因为色诱你失败了。我是个失败的Omega,我喜欢的A不喜欢我,我从小就喜欢你,觉得你很帅。那次色诱你我还是第一次。”

有那么一瞬间,队长脑海里划过八荣八耻和资本主义价值观。所以没有就范,但是答应吧唧不会再利用他,也不会让他再做什么,还会继续保护他。并许下承诺,等他长大一点就和他交往。他们一起去吃了夜宵,队长把吧唧送回了家。

吧唧开心极了,第二天就对妮妮和洛基说:你们这些单身狗自己玩吧,警长爱上我了,他昨晚还求我跟他上床。

然后妮妮又和他掰了。

他们又组成了自己的小集团,互相戳对方脊梁。妮妮背地里说吧唧是个碧池,吧唧说他是老处男。

另一边,洛基的老爸派他哥去卖一处房子,这个房子本来是准备给洛基大学毕业后搬进去住的。在大锤带着客户看房子时,洛基突然出现,对客户说这地方原来死过人,还是个毒 窝。

他搅合了生意,客户非常生气地走了。大锤怒抽洛基,回家训了他一顿,说他根本不配当他家人。

洛基从家里搬出来,和妮妮借钱去租了房子。


另一边,茶杯找不到小粉了,非常心急。

一美也在找小粉,他们俩聚到了一起。

茶杯开始怀疑汉老师。

他和一美决心跟踪汉老师,偷偷调查一下。他们在夜里潜入了汉老师的办公室,发现了一个本子,本子上有一首诗,诗句中掺杂着化学公式。

茶杯破解了诗的密码,得出了一些化学物质名称。他推测出这个是配方,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配方,因为缺少了好几块。

他把这个给一美看,一美觉得这是冰的配方,而且是一种高纯度冰配方,但是还没有研究完成。

他们都觉得这笔记上面出现了两种笔迹,一种是汉老师的,另一种不是。一美想起了他在医院看到的鲨老师在收据上的签字,说这个笔迹是鲨老师的,还对茶杯说,“一定是鲨老师利用了汉老师,他在我面前说出过一种高纯度冰的配方。”

他们为了小粉不敢把这个报警,一美偷偷给鲨老师的车底下安装了跟踪器。追踪了几天后,他们发现了一个地方,是一间公寓,鲨老师去过一次。

他们认为小粉可能会在那里,就约好了一个时间,一起去那个地方。

他们要去公寓的那个晚上,一美很早就在电话亭附近等茶杯,茶杯出家门之前突然接到老汉的电话。老汉说学校出了点事情,和他有关,让他立刻过去一趟。

茶杯怕老汉起疑心就去了学校,让一美等他一下。一美等了很久,见茶杯没来,于是决定自己去。


他到了地方,发现这的确是私人别墅,而且门没锁。屋子里面没开灯。他举着一根球棒到处找人,在一楼的卧室里找到了被胶带捆绑在椅子上的小粉,他过去给他松绑,小粉拼命挣扎。

突然之间,一把枪从后面顶住了一美的脑袋。

背后的人说:走,去客厅。

一美举起双手,跟着这个人走到客厅。看到鲨老师和一个他没见过的人(老白)。鲨老师面带微笑地看着他,很变态的样子。一美总算明白:他给他转系支付医疗费,都是为了监视他的活动,因为他卖的是他制作的冰。于是一美破口大骂。鲨老师用胶带粘住了他的嘴。

两个A开始商量:

老白说:“Boss让我们杀了你的学生。你知道,他不愿意多生是非。毕竟我们只是化学家,他才是联络人。”

鲨老师:“Boss还让你杀了小粉。”

老白:“小粉是我的学生。”

鲨老师:“这小子也是我的学生。”

老白:“那我得上楼请示一下,你等等。”

他走出房间的时候,甩了门口的墨西哥人一眼,让他和自己一起上楼。两个人走上了楼,打开书房的门。

这屋子里没有开灯,老白只看到老汉坐在写字台旁边。他知道这面墙前,也就是门后还有个人,不知道是谁。于是他只站在门口,没有进去。

他说:“鲨老师不想杀死那个学生。”

老汉说:“那他得为他担保,如果他的学生告密了,我就只好杀了他,而他负责研究新产品,我们都不希望没有他,不是吗?”

老白意识到,Boss这是不希望一美活着走出别墅。于是开启了费尽口舌解释的模式,十分钟后,老汉终于表现得不耐烦了。此时楼下响起一阵车声。他们一看,是鲨老师带着那个学生逃走了。

老汉明白是老白故意拖延时间,让老鲨带着他的学生逃走,刚要叫人去楼下杀小粉,老白忽然冲进屋里,把门后的茶杯揪了出来。他用口袋里的钢笔比着茶杯的动脉,对老汉说:“让小粉走。”

老汉只好放了小粉,老白继续比着茶杯,对老汉说:“现在法鲨走了,能帮你干活的人只有我,我知道你让他推算我的配方,企图取代我制造99.1%。但是我们都留了一手,比起你,我们更相信彼此。你要是杀了我,再也没人帮你造99.1%了。我能每周帮你做出四百磅,你的客户不会同意我死的。”

老汉气的要死,然而并没有办法,只好暂时放了老白。

一美被鲨老师带到了自己家里。

鲨老师表示:“我救了你,所以你今后什么都得听我的。”

一美:“你这该死的毒 贩 子!”

鲨老师:“先把化学作业写完。写不完不许睡觉。”他甩给了一美一本书的作业,关门走了出去。他拨通了老汉的电话,表示愿意继续为他工作,但是不可以伤害他的学生,事情和他没有关系。

老汉问法鲨这个学生到底有没有看到配方。法鲨说“没有,我保证。”老汉说:“他出事,你就会出事。我也保证。”然后气冲冲地放下了电话。

一美遇到不会做的题,就在房间里骂街,砸东西,然而并没有人理他。

而正当此时,彻夜酗酒飙车的妮妮,路过鲨老师家门口,看到一美正在二楼对着窗户大骂。

抱着一种戏虐与嫉妒的心情,他敲开了门,并且对鲨老师说:“我只不过想找你谈谈化学的问题。”他假装问问题时,一美一直在楼上大叫,他笑着对鲨老师说:“个子不高的人嗓门总是不小,不是吗?”

鲨老师微笑着说:“是的,你也一样,小可爱。”

妮妮:“这个世界的老师都这么不正经吗?搞自己的学生?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呢?”

鲨老师:“我是在保护他。”

妮妮不忿地走了,回学校后,四处散布谣言,说鲨老师搞了全校成绩最差的学生。


时间回到两天以前。

茶杯被老汉叫去了学校,可是才说了没两句话,茶杯意识到不对。他又在老汉手边的另一个本子上看见了那首诗和一个新的化学公式,而且是完整的。这次整体都是老汉的笔迹。

他反应过来那地方有埋伏,要转身逃出去给一美打电话。门忽然自己关上了(这个门也被鲨老师改造过)。

老汉很好人地说:“你知道了这个配方,知道这个配方的人都是活不久的,就算我不杀你,发明这个配方的人也会杀你,他们决不许任何人取代他们。而我决定帮助你。”

老汉继续说:“不瞒你说,前两天我才研究出了这个配方。现在,我准备杀死他们,自己制 毒。他们为了他们的学生,会和我对着干的。当然,如果是为了你,我也会和他们对着干的。”

茶杯立刻求情:“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老汉笑着命令茶杯:“把桌子上的冰拿起来,递给我。”

茶杯颤颤巍巍地照做了。

老汉从口袋里掏出一捆钱,塞进茶杯的口袋里。茶杯发现他是带着胶皮手套的,自己的指纹留在了那个口袋上:现在从法律上讲,他也是毒 贩 子了。

老汉表示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接触冰了。”

茶杯害怕地发抖。

老汉说:“告诉你吧,那首诗是我写给你的。我从那首诗里找到了他们向我隐瞒的东西:还原胺化法,在结晶方案中,D-酒石酸与待拆分化合物反应形成非对映异构体晶体,它们可以被分离开来。我也要把他们从我的集团中分离出去了。现在我要和你进行一种叫结合的化学反应,缪斯。”

说完,老汉吻了茶杯。而且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,一次性标记茶杯,之后抱着茶杯上了车,去往法鲨的别墅办公——处决老白和法鲨以及他们的学生(就是上一段)。


另一边,吧唧突然给队长打电话:“我好难受啊!我要死了!我犯瘾了!”

队长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经常吸,听到他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虚弱,着急没办法,只好去证物室偷了一小块冰,迅速开车去了吧唧的出租房。

他看到吧唧躺在一张乱糟糟的床上,全身是汗。一屋子O味,呛得睁不开眼。

队长接了几杯水,扶着吧唧喝了。然后他把毒品研成粉末,盛在自己的警徽背面,递给吧唧。他虽然不想这么做,可是不忍看吧唧难受。

吧唧发现了他的担忧,把冰放在一边,说:“you or meth。”

队长一愣。这一刻他脑子里闪过了八荣八耻,以及无数英雄人物的形象。为了拯救吸 毒 少年,他勇敢地站起来,脱了裤子。

他们啪啪啪了一夜,第二天吧唧坐着警车去了学校。

吧唧趾高气扬地进了教室,看到妮妮就说:你发情了?哦,这信息素的味道好像shit。好难闻呦!

妮妮非常生气,当晚带着洛基去了酒吧,准备彻夜酗酒。

他们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个搭讪的野生A。妮妮奋勇地挠了这个A,然后扔下一大堆钱,搂着洛基的肩膀走了出去。

洛基对妮妮说:“你是我永远的朋友,托尼,我永远爱你,只有你会在我失意的时候帮助我,我永远不会抛弃你的。”

妮妮:“既然没有A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洛基:“好啊,那我们去开房吧。”

妮妮:“我要在最豪华的总统套房睡你。”

他们才出门,妮妮发现自己停在路边的车没了。

这个时候大锤突然赶来了,那个A也从酒吧里追了出来,要揍他们。大锤非常生气,一拳打倒了那个A,冲到洛基面前说:“跟我回家吧,弟弟,上次的事情都是我不好!”

洛基还是很生气,说:“不!”

大锤还要说什么,妮妮就冲过来说:“听到没,他说不!赶紧滚!”

大锤正在气头上,一巴掌把妮妮推了个跟头,指着他的鼻子说:“就是你拐带我弟弟不学好!别以为有钱长得好看成绩好你就很了不起!你滚开!再也不许诱骗我弟弟!否则我揍你!”

洛基看到大锤这么疯狂地为他出头,突然觉得好感动,于是跟他回家了。

妮妮慢慢爬了起来,看着远去的他们……寒叶飘逸洒满他的脸。


他走回了家,抱着枕头哭了一夜,第二天早餐时他爸训他:“你知道吗?贾维斯已经坐上产品经理了!他爸爸过去只是我们公司最小的股东而已,你看看你,还把老子车丢了,当年老子为什么没把你扔进马桶!”

他妈说:“那天晚上,我看出贾维斯对你有意思,你可以试着和他交往一下。”

妮妮生无可恋地来到学校,看到课桌上有一封邀请信,是吧唧给他的。

吧唧邀请他去参加party。

妮妮知道这是一个挑衅,因为他租男友参加聚会时,奚落他们是单身狗,现在他们要报复他了。他不想认输,于是决定赴约。

当晚,吧唧带着队长来了。茶杯和汉老师一起来了。洛基和他哥一起来了。鲨老师也来了。一美穿着红色的小西装像个小王子。莱格拉斯也偷偷从家里溜出来了。

整整一天,妮妮到处找A租,最后租到一个男 妓A,这个A穿的就像是个小混混,而且只有十六岁,非常中二。他带着这个A去了爬梯,一进门,好多O看着他,都是用鄙视的眼神。

吧唧就在那里和人议论:“看到没,他男友是个小混混,未成年,丁丁大概只有两英寸?”

茶杯:“他那件衬衣绝不超过20块。”

洛基:“这个倒霉鬼前几天和我出去时把车丢了!”

一美:“他这种人根本不会有人喜欢他,你们看他多矮啊!”

然后大家拒绝和妮妮一起玩,连话也不跟他说,汉老师看不过去,过来关心了妮妮一下,但是并没有卵用。

这时,妮妮租的A觉得气氛不对,就要走。妮妮说:“我不会少给你钱的,你急什么?你不许走,否则我的面子怎么办?”

两个人坐在吧台前,妮妮喝了几杯酒,就对这个租来的A吐苦水说:“他们说我的气味像Shit,他们不喜欢我,他们嫉妒我。”

A说:“恕我直言,我的确也不喜欢你的气味。你有一股铜臭味,很骚。”

妮妮:“你懂什么!你这个乡巴佬!这是工业的气息,我爸是这个城市的汽车制造商。能买下十家你上班的夜总会。”

A:“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你不太可爱而已。”

妮妮觉得扫兴不和他说了,看到一群小伙伴边喝边笑,寒叶飘逸洒满他的脸。

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人夹在了他和租来的A之间。贾维斯。

妮妮一看到贾维斯立刻瞪起眼睛:“你怎么来了?!我上次已经告诉他们我和你分手了!你是来拆台的吗?!”

贾维斯立刻解释说:“不不不,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没有分手,而且一直没有分手!”

妮妮:“我死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!你让斯塔克家族在股东聚会上丢脸了,你这个虚伪的骗子!”

贾维斯:“我觉得我给斯塔克先生长脸了,明明丢脸的是你,你快跟我离开这儿,我不喜欢你这副浪荡的样子!像个被惯坏了的O!”

然后他们就吵了起来,当着大家的面大吵而特吵,砸东西。

其他O都看见了:妮妮竟然有两个男朋友。他们还看到妮妮打翻了金发帅哥送他的手表。

吧唧很嫉妒地说:“你们瞧他的A连眉毛都没有!”

妮妮听到了,立刻转过脸骂道:“是啊!我的A也没有乳 房!谢谢!”

吧唧听到有人侮辱他的警长,立刻跳上桌子,朝妮妮扑过来。然后他们俩就干了起来。

贾维斯立刻把妮妮拉起来带走了,出去后,妮妮看到路边停着他丢了的那辆车,正要发威,贾维斯突然说:“你对我刚才的表现满意吗?少爷。”然后吻了妮妮的手背,拉着他的手上了车,说:“我只是对这辆车做了一些改造,想给你个惊喜。”

妮妮懵逼地问:“你给我的车下装炸弹了吗?”

贾:“我把地盘抬高了一点。”

然后汽车浮了起来,以400时速开回了妮妮的家。

贾维斯送妮妮到门口,妮妮老爸打开了门。贾维斯非常绅士地在门口告别了妮妮,临走又吻了他的手。

妮妮爸高兴地觉得“哇靠!已经开始交往了!”立刻叫妮妮妈做好吃的,奖励妮妮。


与此同时。

聚会上,市 长突然带着参 议 员突然冲了进来,拉住正在和人聊天喝酒的莱格拉斯,气冲冲把他拖了出去:“不许你再和这些人混在一起,明天开始你只能在家上课!”

莱格拉斯问:“在家上课没有老师啊!”

市长:“我亲自教你!”

莱格拉斯:“……”


End

 
评论(41)
热度(487)
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