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食性动物。

© 暴力仓鼠x | Powered by LOFTER

#拔杯脑洞第一弹——玩死Maker#

近期有小伙伴抱怨没有粮食了。于是群里准备用一个更快的方法产粮:发脑洞(真的不是偷懒请勿打死我_(:з」∠)_)

先上图 


配图By @Temersie胎膜洗呀洗 
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   


吸血鬼AU/脑洞/恋 父题材

——设——

第一条规则是“法律规定不许maker和后裔乱搞,如果被发现,抓住关起来。”

理由:在历史上,已经有太多maker和后代乱搞,并且创造血亲家族,分裂了吸血鬼的zheng权,与吸血鬼zf作对。破坏了治安以及和平。

第二条规则是“法律规定在Maker养育一个新的吸血鬼子嗣五年后,必须把这名后裔交给一个更老的人学习技能。”这样,家族被打散。

吸血鬼有JC,军队,然后有合法身份的吸血鬼想制造后代当然可以了,需要征得这个人类同意,再向领 导申请一下。领 导的职责是为人民服务。大家族的人也不可以很牛逼,必须走程序,守法。

他们制造后代有些要求,比如说这个人类不能犯过罪,然后maker必须要超过十岁,zf还会发些血液代替品,不主张杀害人类。领 导要靠竞 选,而且大家族的人会接济新人,每周发些救济:棺材啊,人造血啊,为了得到选 票,大家族的人一般会很慷慨。

一般来说,“新生儿”被照顾十年,然后可以单独生活。上面会给他们一些帮助,也会派人保护新人,但是一旦因为触犯法律被放逐,基本就是死,很多人类组织猎杀他们。

近些年,人类发明了一种生化武器:外形类似人,有不完全智商,是人和剧毒蜥蜴的混合体,吸血鬼被这玩意咬一口就会立刻死掉,但是吸血鬼行动速度很快,一般不会被杀死。

我们的口号是:吸血鬼不是封建残留。


——脑洞——

老汉是这样的:北欧贵族吸血鬼,拥有最古老的血统,他只吃人类内脏、喝人血,不吃人造血,也不吃动物的血。

两百年前他因为到处吃人被放逐到了美国大陆,混入人类世界,并且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,参与了这个剧毒蜥蜴的基因研究计划。在实验中一些人类被蜥蜴幼崽咬伤,于是科学家开始研究治愈血清,为了治疗被蜥蜴咬伤的人类,后来他们发明了一种疫苗。注射此疫苗的人/吸血鬼将不再害怕蜥蜴剧毒。

这个疫苗很少,而且那些研究疫苗的科学家一开始就被保护了。老汉也在这个研究小组里,于是顺理弄到了疫苗,给自己打了之后,他变成了铁血,就是一种类似天使血液的银血。

然后,他又回到吸血鬼的世界。

他先杀了一个吸血鬼,用人类的方法把这名吸血鬼的子嗣杀死,然后跑去当地的吸血鬼zf,说自己是一个刚刚被非法转变的吸血鬼。转变他的人被谋害了,于是他变成了黑户——非法诞生的吸血鬼。他暂时被关起来,过了不久,事情就有眉目了,探员们发现他口中所说的:他的两个Maker,是被注射蜥蜴剧毒致死的,现场各种痕迹都表明:是人类杀手杀了这两个吸血鬼。

(因为老汉身在美 帝,他之前的犯罪记录到不了这里,而且他在被关起来之前,用的是假血样,没人查出他之前的身份。然后那些当年审判他的人。第一是均不在此地,第二是在九十年代的蜥蜴大战中死于暗杀。)

老汉被放了,又变成合法吸血鬼,继续爽爽的。


茶杯是一个巡逻的实习警,在一次过路安检时,他发现老汉携带 管 制 药 物:可 卡 因 和麻醉药物之类的(狩猎用品),而且数量很多。

老汉告诉他“我是心理医生”,然后出示了资格证。

茶杯还是很纳闷,怀疑他和近期发生的吸血鬼盗猎案子有关。于是他跟踪老汉,四小时后,在一个暗巷中被老汉咬死了。

这里需要说明的是:老汉并不咬所有人,但是他咬了茶杯。他咬了茶杯之后,突然看到巷子口来了个人,他就立刻跑了。

这个人是杰克,也是一个吸血鬼。

两百年前,杰克曾经在意大利参与了吸血鬼吃人案调查。他过去只是一个小小的跟班,现在已经是一个地区探长了。他前几天在法 庭上见过老汉后,就很怀疑他的身份——他怀疑老汉和过去那个变态谋杀犯汉尼拔是一个人。

老汉看到杰克来追踪自己,感到很惊讶。杰克现在已经不是个小JC了,而是一个地方的治安官。当年他见到杰克时,杰克还是一个没什么用的年轻人。

老汉跑掉后,杰克看着地上抽搐流血的茶杯,觉得奇怪:为什么老汉咬茶杯?根据他的犯罪记录看,他杀人之前很少先咬对方。

杰克觉得:这是因为老汉也产生了吸血鬼常见病:孤独症。他潜意识中渴望和他人亲密接触。茶杯是他“愿意接触”的那个人。

刚刚老汉撒嘴时,给茶杯打了一针毒 品。离开巷子后,老汉立刻开始行动:他去了杰克的住所,把给茶杯注射用的针管丢在杰克家里,还把包里的毒 品,狩猎工具放在杰克的衣柜里。他在抽屉把手上取走了杰克的指纹,用胶做模子,弄得到处都是。然后他迅速前往法 务 部 门 举 报 杰克 非 法 狩猎人类。

另一边:杰克为了救茶杯,不得不把他变成自己的子嗣——吸血鬼。

他当晚回家看到门是开着的,立刻反应过来,抱着还在昏迷的茶杯就逃跑。

可是没到半个月他被逮捕了,他在被捕之前跟茶杯说“快逃”。

于是茶杯变成了黑户。杰克被关了起来。

老汉为了祸害杰克去找茶杯,他想祸害杰克的子嗣,让杰克后悔调查他。

他在一个垃圾场发现了茶杯。现在茶杯是个黑户,领不到救济,不会狩猎,情况非常糟糕。

他跟踪了茶杯一晚,心情有点复杂,一方面他算计着怎样整蛊茶杯,另一方面他觉得:尼玛,这是我先咬的!凭什么变成那黑的子嗣??

茶杯恨老汉杀死了自己,一开始看到他就连骂街带逃跑。他各种讨厌老汉,又畏惧他。

老汉每次看到茶杯就挥起一巴掌,把茶杯甩到一边去,茶杯有好几次都被他打得很惨,鼻青脸肿。老汉在殴打茶杯这件事上找到了一定的乐趣,于是每天都在欺负茶杯,追着欺负茶杯。

(注:老汉是一个一千四百多岁的吸血鬼,诞生海盗时代,他是没人性的,而且是独行侠,从来没有子嗣)

过了几天,老汉找到了新的玩法。他找了个酗酒的流浪汉,把这人灌醉了,送到茶杯放在垃圾堆里的睡袋旁边。茶杯当晚回来,看到了这个流浪汉。他实在太饿了,暗搓搓地挪到醉死的流浪汉身边,咬了他,喝了几口就醉了。

老汉躲在暗处,看到他偷喝人血,很满意,准备奚落他一番。而他刚刚现身,茶杯就开始耍酒疯。

酒壮怂人胆——茶杯诅咒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,并且说他是毒蛇、阴沟里乱蹿的散布瘟疫的地鼠。茶杯知道子弹对老汉无效,还是毫不犹豫地打了他一梭子。

但是打完了,茶杯(很牛逼的)说:你必须成为我的监护人。

(注:因为没有监护人,茶杯是个黑户吸血鬼,迟早饿死。到处都有人类捕杀他们。如果不想再挨饿,就必须有个Maker,他跟了老汉有了身份才可以去救济处领人造血,有各种配发的设施)

茶杯威胁老汉: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举报你,说出那天晚上你咬我的事情。

老汉什么都没说就走了,他很嫌弃茶杯,觉得他臭烘烘的,脏了吧唧。

茶杯尾随着老汉,偷偷跟着他回到他豪华的大别墅后,进屋子偷东西,一天偷偷几天的食物(血,不管是什么血)。

有时候老汉在家他也进去偷,半抢半偷。

他偷了两次,第三次他来偷之前,老汉给血袋里下药了。

茶杯喝了新的血袋,被迷晕。

老汉把他拖回来,吊打一顿。

他把茶杯吊在一个有一扇窗户的房间里,让他的脊背被阳光暴晒,用鞭子蘸银水打他。

他告诉茶杯:不可以违抗我,更不能骂我,我是你的义父,你要对义父恭顺。

茶杯疼得要命,连声求饶,吧嗒吧嗒地哭着。

老汉把茶杯放下来,带去卧室,咬破自己的手腕,放自己的血帮他擦后背上的鞭痕。茶杯的伤口渐渐愈合了。

老汉告诉茶杯:“我会给你一定程度的照顾,让你有个身份,但是你别想谋求更多。”

茶杯刚刚受到惊吓,被打了,又无力反抗,也没法和他讨价还价,只好乖顺答应。

然而,老汉第一次给茶杯用血,茶杯兴奋的勃♂起了。

(注:这是因为老汉很特殊,他从不喝假血,他喜欢吃变态和黑手党、战争贩子,他的血有野性/攻击性/力量)

当晚茶杯亢奋地失眠,想出去约 炮,然后约到了一个大学时期喜欢他的学姐马格。

茶杯刚一出家门就被老汉拦住了。老汉问他:你干嘛去?

茶杯说我自己的事不需要向你解释。

老汉说:我是你的监护者。

茶杯说:你不是我的创造者,也不是我家属。

老汉说:但是我比他们都有权,因为我得养你。

茶杯无奈地被劝了回来,很不爽。他刚进门老汉就挥了挥手,一巴掌把他糊上房了,然后他扑过来打老汉。虽然没打到,但是速度很快,老汉笑了,觉得孺子可教。

老汉沏了一壶茶给茶杯喝,把他带进自己的房间,跟他说你现在不能随便出去,外面很危险。

这个晚上过去后,茶杯的情绪开始变得不稳定。这主要是因为他是新生儿,不在杰克身边就毫无安全感,他的情况变得很糟糕,每晚盗汗,做恶梦。

他对老汉说“我又害怕,又亢奋”“我想谋害别人。”“黑暗让我想死”

老汉觉得好麻烦。茶杯不睡就会弄出很多声音,他也别想睡。老汉看茶杯那个窝囊的样子,就让他睡在自己的床上,给了他一条自己的毯子。

茶杯觉得各种爽。老汉是温血(因为他吃太多人了,血有温度,他不怕阳光),能给他Maker监护者才能带来的安全感。是亲近父亲的感觉。

晚上,老汉看着茶杯,开始觉得茶杯有点可爱。

他已经存活了一千四百年了,中间沉睡了几百年,又被唤醒,他从来没有子嗣,以往他觉得,子嗣就是懦弱者给自己找的麻烦。

自此后:茶杯的生活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吃了睡睡了吃吃了睡睡了吃……而且新生儿要吃很多东西,他见冰箱里有什么就狼吞虎咽地吃,不论是什么,人肉还是人造血、动物血,洗澡时看见家里的虫子他都想吃。他有点胖了。

老汉知道茶杯暴食是因为他特别没有安全感,他是一个刚被转变就被抛弃、被殴打、被虐待的吸血鬼,他特别害怕挨饿。

老汉担忧他的健康状况,给了他一些人造血液调味的饮料,这种饮品有塑料包装和一个吸管口。老汉让他吸这个。

茶杯每天带着一包人造血液调味饮,来来回回,去各种地方,想吃了就吸几口,但是很不满足,觉得老汉是坏人,没有给他足够的食物。

老汉开始嗅他——识别他的气味,通过气味来辨别子嗣健康与否,这是古老的Maker技能,只吸人血的吸血鬼才有。

每次老汉嗅茶杯时,茶杯就会有点兴奋,感到自己被关爱了。可是出于恐惧心他总是下意识躲避老汉的靠近。

茶杯喜欢热水,可是家里并没有,他用冷水洗澡就哆嗦,给他用热水,他又整夜流汗,他仍然不爱睡觉,经常到处弄声音,这样的话老汉也休想睡觉。

老汉心说不行,这是块大麻烦,不能让他赖上我,我得赶紧把他教会狩猎技能,然后去上面找人把他弄走。

他把茶杯带去一片林子里,这是一片原始的树林,在南美洲。他教茶杯狩猎,亲自示范,捕杀猎豹给他看。

一开始,茶杯很怂,见到猎物就跑。老汉很烦,很想甩掉他,于是就不怎么理他,自己去街上找乐子,到处去酒吧寻欢作乐找人吃。

过了一段时间,他回来观察茶杯的进度情况。他本来以为茶杯会跪着求他不要再走了,给他一些食物。结果看到茶杯在喂食豹子的小崽,还和豹子一起吃一只特别特别小的地鼠。

老汉觉得他妈的这太耻辱了。莱克特家族圣明毁于一旦。

于是,他跟茶杯说:你再这样我就不要你了,你杀了那头豹子,否则我立刻放逐你。

茶杯很害怕,在他的威逼下杀了一头小豹子。但是因为这件事,茶杯开始恨他,并且跟他发脾气,回去拒绝和他搭成同一班飞机,还偷了他的钱包。

回家后,茶杯有时候理都不理他,他说话茶杯当没听见。茶杯时不时出去,煮熟冰箱里的食物,乱喂周围的狗狗。

他用老汉的钱买了一大堆狗粮放在房间里,用老汉送他的昂贵衣服给狗狗做垫子。每天围着个缝纫机,缝缝补补。

老汉觉得,尼玛,完了。列祖列宗,我让你们蒙羞了。这是个什么玩意。

于是他就想赶走茶杯。他托人花钱,快速地把茶杯的户口办下来了。

然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把茶杯轰走的时候,茶杯主动找到了他,表示:跟你说吧,我很讨厌你。讨厌你的一切,你那些规矩,你的道德。我根本不想和你生活在一起。

老汉气急了,简直想杀了茶杯。

茶杯说:你给我钱,我搬走了,你领养了我,你应该给我钱,就当助学贷款,我回头还你。

老汉拒绝支付茶杯的抚养费。

茶杯带着狗走了,去租了个地下室,和一个人类室友和住在一起,然后月月去领救济。

老汉有时候还是会去救济处门口看他,其实老汉是为了奚落他的窘困去的。他觉得茶杯活不下去了就会回来求他,他每次都穿着很好的衣服,站在路边,面带微笑盯着领救济队伍里的茶杯。

茶杯穿土爆了的衣服,带着保温瓶和帆布包,和一堆失去Maker的幼崽一起。茶杯看到老汉就瞪他,或者干脆不看他。

周围的一些吸血鬼觉得茶杯很可怜,同时很纳闷:是谁这么不负责任。于是人们就在队伍里议论纷纷,并且咒骂自己的Maker没有责任感。

老汉感到自己的脊梁骨很不舒服,于是走了。

过了几天,一些黑户吸血鬼发现了茶杯,他们发现茶杯根本不会狩猎,是一个小白吸血鬼。于是他们组团抢劫了茶杯领到的救济,自此后隔三差五就来堵门抢劫茶杯。他们抢了他的救济和钱,还杀了一条狗狗。

茶杯的安全感消失了,他开始觉得自己不幸,并且憎恶老汉。正巧这时,他过去的一个朋友因公殉职,他的情况又变得特别糟糕,患上严重的社恐,被饥饿困扰。

(注:幼崽是不能离开maker的,否则就会丧失全部安全感,反 社 会,心理阴暗。)

因为给茶杯用过血,老汉能感应到他的一部分情况。有一天夜里,老汉来找他,带了一些食物(血肉做成的小蛋糕),而且陪着他睡了一晚,但是没有叫醒他。

茶杯醒来后,看到食物和老汉,觉得好了一点,但还是不肯从棺材里爬出来。

老汉嗅到他很虚弱、阴暗,于是很不好受,也觉得自己很不负责,就对茶杯说:回去吧,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的。

茶杯跟着他回了家,并且带着狗狗。

没多久,茶杯又遇到了欺负他的恶霸。茶杯对恶霸们说:你们再欺负我我就去找我Maker!

恶霸表示:你去找啊,我们弄死他!然后他们继续欺负茶杯,茶杯和他们打起来,受了重伤,差点被打死,老汉感到亲子感应,赶紧来了。他吃了一个恶霸,把另外几个送交上级。

他因为吃那个恶霸被司 法 部 门 告了,但是他的行为只算是正当防卫,又被释 放了。

茶杯回家后就变得特别糟,嘤嘤、抑郁、狂躁,整天抱着狗待在屋子里,晚上连门都不敢出。然后他又开始暴饮暴食,毫无节制,甚至白天冒着被阳光照射到的危险跑进厨房偷东西吃吃吃吃MIAMIAMIA……

然后老汉的邻居杜医生(也是个吸血鬼)来帮忙照顾茶杯,她劝茶杯想开点儿,毕竟老汉是第一次照顾子嗣,做的不好也情有可原。

茶杯暗地里向杜医生抱怨:老汉对他并不好。他把老汉打他的事情和杜医生说了。

杜医生听后很震惊,当晚就对老汉说:你应该给他充足的温暖,大多数吸血鬼都是自杀的,你的后代精神很不稳定,你是虐待狂。

当晚老汉满脑子都是“你是虐待狂,你是虐待狂,你是虐待狂,你是虐待狂……”于是这天睡觉之前,他去了茶杯房间,和茶杯还有狗躺在一张床上。第二天,他在茶杯的早茶里加一两滴自己的血。

茶杯的愉悦感上升了,终于不整天闷在屋子里了,有时还会向他要食物。好感度+10%。

年轻的吸血鬼喜欢拼比maker,特别虚荣。然后他们会组团去抓小动物,主要是去偷猪。

茶杯和周围的几个吸血鬼开始一起玩,他们会讨论Maker教了他们什么狩猎技能,给他们买了什么新的名牌。

一天茶杯和一个吸血鬼朋友偷了别人家一头猪,然后那个吸血鬼看到他非常野蛮的杀了猪,弄了一身血,就耻笑他是下等的吸血鬼,不会用优雅的方法杀死猎物,并且嘲笑他穿的衣服不时髦,是土鳖。

晚上这个吸血鬼带茶杯去参加Party,一些年轻的吸血鬼特别时髦,穿很昂贵的衣服,用欧洲各种地区的口音讲话,几乎没有什么人理会茶杯。他们开的玩笑茶杯都听不懂。

茶杯生气了,半路上就走了。而且没有回家。

老汉不知道怎么回事,到处找茶杯,最后在一个垃圾堆里找到了茶杯。

老汉也不知道年轻的吸血鬼都在搞什么,然后茶杯就说了一些情况,说自己无法融入他们的群体,感到很孤单。

老汉想起自己年轻时加入不了海盗的事情,也是被排挤。于是送了茶杯好多东西,新衣服、皮鞋和手表。

茶杯开始觉得好多了,得到了maker的爱。


不久杰克的刑期结束,失去了职位。

他窥探了几天茶杯和老汉的生活,本来想带走茶杯,但是看到茶杯现在的生活,觉得他还是暂时这样好一点,毕竟跟着他的话,肯定没有这么奢侈的待遇,新生儿都很脆弱,是经不起折腾的。

在一个夜晚,老汉遇到了杰克,他说:茶杯是我的了,你休想要他回去,而且,现在你要是害我就是害他。

杰克什么都没说就走了。

杰克在茶杯遛狗时找到了他,说:对不起我没有对你负责,但是我也不会让你跟恶魔在一起太久。

杰克开始搜集老汉的罪证,想把他送上火刑架。

茶杯心情很复杂,一方面依赖老汉,另一方面也怀疑他真的是个恶魔。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,还继续赖吃赖喝赖穿。

两个月后,人类开始对吸血鬼的地区总部进行攻击。

一个晚上,总部被六只人造蜥蜴袭击,被咬死了七八个人,二十几个卫兵。还有一些人受伤了。

大家族开始募兵,风声变得很紧,救济也不发了。总部决定组建一支武 装 部 队来对抗人造蜥蜴。

在那天晚上被咬死的人里,有两个北欧吸血鬼的后裔,老汉不认识他们,但是他知道他们的祖先。和他是一个时代的吸血鬼基本上都死了。出于某种战争情怀,老汉想去参加 战 争,这样就能吃更多人。

茶杯本来是不同意的,老汉哄了他好几天,好不容易让他同意了。

老汉带着茶杯住进了军 区。茶杯带着狗和一些 军 属住在一起。这个地方待遇很好,每家都有独立的单元,有一座哥特式城堡做会馆。四处很华丽、复古。

不久,茶杯发现,这儿的一个子嗣和他的maker有不正当关系,一天晚上,他听到他们在亲热。

而且,因为maker需要执行任务,那个子嗣很糟糕。那个maker是指挥官,很重要的军 人。他的子嗣也通常态度很高傲,不屑和其他人玩耍。在一晚的庆典聚会上,这个Maker公然捏他子嗣的屁 股。

这儿的整体气氛不好。人们都很担忧,茶杯也是,他怕老汉哪次执行任务后就回不来了,或者变成残疾。有人告诉他,他们的maker在外面抓了人类 战 俘,他们会艹一些 俘 虏。然后他们合伙吃了那些人类。

茶杯本来就很讨厌 战 争,这些危险的事情,导致老汉经常外出,变得很忙碌,没时间照顾他,也没时间给他准备早茶或者其他食物了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子嗣们都开始有点儿糟糕了。茶杯格外糟糕,因为他是新生儿,而且一开始就被杰克抛弃了,心理不健康,总想谋杀别的吸血鬼,又善嫉妒。

有些吸血鬼的maker对他们非常温柔,时常哄来哄去的,茶杯看了感到非常嫉妒。

他去别人家蹭饭,跟别人说老汉的坏话,就是抱怨他不怎么理自己,又不给吃又不给穿。别的maker觉得他可怜,有时候就收容他,让他在自己家里吃住。

一些Maker觉得他超可爱,有兴趣让他和自己的子嗣成为好朋友或是情侣。不过茶杯始终有些阴郁。

老汉一回来,发现茶杯不在家就到处去找他。别人看他的眼光都怪怪的,有人议论他不是个好东西,不负责任。

老汉很茫然,不知道究竟该怎样对待茶杯。他整天被戳脊梁骨,脊梁骨已经快要被戳烂了。茶杯也越来越不喜欢靠近他,每天他回来,要嗅茶杯或者和茶杯进行Maker和子嗣的亲近活动时,茶杯都躲得远远的。

一天老杜又来了,对老汉说:你不负责的事情我都听说了,那些孩子背后议论你,说你连饭都不给茶杯吃。

老汉想了想,觉得茶杯被杰克抛弃后,又被他虐待过,大概很缺爱,所以故意到处蹭,是为了报复他的冷落。

不久部 队 领 导 找老汉谈话,说你不能这样对待你的子嗣,他还那么小,而且什么技能都不会。他们给了老汉一个礼拜假期,让他回去好好照顾茶杯。

在一次茶杯带着狗狗外出蹭饭时,老汉拦住茶杯,说自己接下来要和他呆在一起一段时间。茶杯有点高兴,但是没有表现粗来。

回家后,老汉亲手给茶杯做了精美的晚餐,送了他新的丝绸睡衣和领带,并且用茶杯装了一只小狗仔送给茶杯。

茶杯很高兴,当晚喝了很多酒,然后早早躺在Maker的床上,等着他来一起入睡。

老汉洗过澡一进卧室,看到茶杯已经睡着了。他默默地躺在一边,偷吻了茶杯的嘴唇一下。他开始觉得很为难:他其实很喜欢茶杯,每个子嗣对Maker都有性 诱惑力。他知道队里有maker偷偷上了自己的子嗣,他本来很鄙视这种不伦行为,但是他也无时无刻不受到茶杯的诱惑。他知道新生儿非常喜欢投入maker怀抱,努力和他们建立牢不可破的关系,好获得更多的食物和照顾,他不想利用茶杯对他的依赖。

他抱着茶杯睡了一晚,什么都没发生。茶杯也比较懵懂,他也知道和maker性 交是违 法的。所以他没有主动要求什么,总之有Maker在身边,他们的生活就有保障。

可是当其他孩子说起Maker时,他还是觉得不对头,他觉得每个子嗣对Maker都有奇怪的感情,但是大家都有一种方法把这情感转化为别的。一些人太喜欢自己的Maker,就真的和他们发生了关系。茶杯开始觉得:因为自己不是老汉亲生的,所以老汉不爱他。不像其他Maker爱子嗣那样爱他。

有一次老汉在外面抓了个战俘带回来,审判时,这个战 俘说自己受到了一些吸血鬼的强 暴。他列了一个名单,上面有老汉。

一时间军 区的子嗣们都开始很不高兴,一些有伴侣的吸血鬼甚至被离婚。然后军 属们开始在一起谩骂、诅咒他们的maker或者伴侣,说他们不忠。

茶杯去听审,那个人说得头头是道的,也开始觉得心里很不舒服,但是想想老汉对他只是父子,觉得不能要求太多。

有一天,那个得宠的子嗣跑来跟茶杯说,他们没一个好东西,骗我们。

茶杯说我和汉尼拔不是那种关系。

那个子嗣说:不用害羞,我知道他怎么哄骗你,他肯定告诉你你是他第一个子嗣,而且用食物和昂贵的手表诱惑你。

茶杯一想是啊操……然后回去和老汉不冷不热的,说老汉骗了他。

老汉明白茶杯的心理:他希望自己和Maker达成牢不可破的关系,但是不论如何也达不到。茶杯会因为他和别人发生性 关系而产生嫉妒(谋求自己没有的地位)。而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怎样那个人类。

老汉有些难过地对茶杯讲:四年后我得把你交给别人,可能是杰克或者其他人,我们迟早要分开的,如果你太依赖我,就永远学不会怎样独自生活。

茶杯也没说什么,只是变得很低落。

不久老汉又去执 行任务,小 组落入敌人的圈套,死了很多人,他也被蜥蜴咬了,但是没大事。他在执行任务时遇到一个人类,这个人类是当初参与过人造蜥蜴研究计划的一个保镖队长,曾经见过他。

他受了伤,回来了,变得有点虚弱。茶杯很担心他,主动躺在他身边,贡献了自己的血液。老汉一开始舍不得咬茶杯,但没能抵挡住诱惑。

他咬完茶杯的脖子,吻了茶杯(父亲式的吻,只是嘴唇碰了碰)。这天晚上他们相拥而眠。

老汉这一战立功了,升职了,穿着高级军装,变得更威风。而茶杯开始梦到老汉对他酱酱酿酿。每次做了那种梦,他醒来后会发现自己的汗弄湿了床单。

他越来越痛苦,甚至产生了恨意。他知道老汉是不会那样做的,地位越高,老汉就会越在意名誉。

于是茶杯四处散布谣言,他找到小报记者弗雷迪,说他的Maker汉尼拔莱克特经常对他动手动脚,甚至摸过他的身体。弗雷迪刊登了一篇报道。

老汉里外不是人,而且挨了处分。茶杯对他的报复,令他越来越迷茫。

他开始不知道该怎样对待茶杯,回避和茶杯进行亲子活动,也不再嗅茶杯的气味,而茶杯开始酗酒。


这时候,杰克和那个认出老汉的人碰头了,他们决定举证老汉。

提前几天,杰克去找茶杯。他告诉茶杯:再走一些法 律 程序就能让你回到我身边。

他把老汉的过去讲给茶杯听,说汉尼拔莱克特很冷血。靠近他的吸血鬼和人类,都成了他的食物,没有一个例外。一千四百年他身边从来没有固定的朋友,没有女人也没有伴侣,没有子嗣。

这个时期,老汉正因为茶杯永远在造谣他而冷落茶杯。茶杯很矛盾。如果他举证老汉,老汉立刻就会被投入监 狱。如果他袒护老汉,也只会和老汉越来越远。

他选择和杰克合作,举证老汉罪行。他的举证里甚至有一条:非 礼子嗣。

这件事成了 军 方的 丑 闻,杰克把茶杯保护起来了,老汉连续几个月没见到茶杯,气急败坏,既恨茶杯,又想他,无法忍受。

而在罪名成立后,JC去捉他那一晚,茶杯打来电话,告诉他:他们要去了,来我这里,和我一起走。

老汉躲开了来捉自己的JC,去找茶杯。他没有带茶杯一起走,而是捅了茶杯,然后自己走了。

在他捅茶杯时,把茶杯抱得很紧,在他耳边告诉他“我爱上你了,我的孩子。”

然后,老汉开始逃亡生涯。

杰克发现茶杯也走了(不过他能利用亲子感应找到茶杯)。茶杯追踪老汉,一直追踪了老汉半年,最后在欧洲找到了他。

这时的老汉完全不风光了,在博物馆里做文物维护员,穿着风衣和普通的皮鞋,而且看起来老了一些。

茶杯在一条小巷里拦住了老汉。老汉看到茶杯的第一件事就是惩罚他的背叛,他打茶杯。茶杯向他还击,最后被他制服,压在墙上,被咬了脖子。

老汉很生气地说:你是世界上唯一令我感到意外的事情,可我知道你不是惊喜。你没有让我更愉悦,你只让我心碎。

茶杯说,只要你把能解毒的血清配方交出来,他们就会取消通缉,这是杰克答应我的。

老汉呵呵:我不交出去,但是我还可以绑架你,要挟杰克。

茶杯被绑架了。

老汉把他带去北欧的维京神庙里,帮他洗澡,又用自己的血替他疗伤,然后他在一个祭台上,在奥丁像前,抱住赤 裸的茶杯。

他说“我曾经是这儿的骑士,我把我抓到的敌人放在祭台上,祭祀神明。而这次我抓到了你,你是我自己的祭品。我要惩罚你的背叛,给你留个印记。”然后他咬了茶杯,从头到脚吻遍茶杯的身体,上之。

他是野蛮人时代的人,所以他也很野蛮,而且一直以来他很禁欲。茶杯第二天几乎变成残废。

他抱着茶杯逃走了,他们变得很落魄,只要他带着茶杯,杰克的小分队总能搜捕到他,他不停地和那些吸血鬼对抗,负伤,继续逃窜,四处躲藏,甚至躲在下水道里。

有个夜晚,他在铁力士山下抱着瑟瑟发抖的茶杯,说我要放了你了,我的孩子。

茶杯说:你要是敢把我交出去,我就把你交出去。(意思是:要么杀死我要么和我在一起。)

杰克要疯了,他开始和国 会 谈 判,议 员 们说:Hannibal得交出血清。只要他交出血清,什么都好说。每年被蜥蜴要死的吸血鬼多达上千,他的罪恶需要立功来赦免。

杰克就带着一只小队去找了老汉,这一次,老汉终于没能逃脱。

他被抓住了。杰克带走了茶杯。

但是,这个时候又产生了一个问题:他杀吸血鬼是在非立 法的年 代,这并不能作为罪名。他杀人类只能判刑,而不能判死刑。

他手上还有血清配方。想什么时候交出去是他的事。

最后所有人都拿他没辙,只好暂时把他关起来。

茶杯很想老汉,说服杰克,去监狱看他。

老汉说:我知道你和JC合作,是为了把我从那个逍遥自在的地方赶走。你希望我只是你的Maker,而不拥有其他身份。

茶杯说: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,但是我总还是原谅了你的一切。

茶杯开始向杰克提出要求:把对他的监护 权给老汉。这样的话,老汉至少有三年时间可以在外面。因为他得照顾他。

茶杯向杰克保证:我会拿到血清和你们交换。

杰克很担心他,但是见他态度坚决,还是同意了,这个时候,杰克知道茶杯已经对老汉有了很深的感情,已经彻底堕落了。

老汉出狱了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疯狂惩♂罚茶杯。他们在一个旅馆里疯狂地性 爱,老汉一开始表现得很粗暴,后来就变得很温柔。他们几天都没走出那个旅馆的房间。

但是为了和茶杯在一起,老汉也答应了和杰克做交易。

作为交易,杰克给他弄了个可以出境的人类身份。

老汉带着茶杯离开美帝后,告诉了杰克血清的配方。


End


 
评论(36)
热度(208)
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