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食性动物。

© 暴力仓鼠x | Powered by LOFTER

#农村夫妇#

ABO/全崩坏/雷声滚滚/重口味/论黑的一百种方式……

“恁们砍完后,潜弯不嫩揍俺……歇歇。”


拔杯:

汉大能强抢佃户家十六岁闺女葛小薇,并恐吓小薇的爹:如果不把闺女送过来,明年的地你就别想种了。

进汉家门的前一天晚上,小薇不由想起了自己和邻居家二表哥小马的青葱岁月。

回忆片段:一天,小马哥正在刨地,小薇带着炸饺子来到田垄里。小马哥看到小薇来了,直起身子用肩头的汗巾擦了把汗,把饺子接了过来,道:“谢谢。”小薇羞红了脸,拧了一把小马哥结实的胳膊,嘟囔道:“客气撒嘛!讲赖抖四一贾淫!”捂着脸跑了。

第二天,小薇穿着舅老爷亲手给缝的大棉袄大棉裤(带小碎花)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嫁去了汉家。

结婚当晚,汉大能的表姐杜仙姑亲自为小薇验明处O之身,一群婆子在旁笑话小薇“毛斗木长齐”,杜仙姑微微一笑,道:“破身揍斗长齐咧。”

半夜,汉大能醉醺醺地走入洞房,来到小薇面前,揭开他的盖头,并将小薇压倒在床上。小薇拼命挣扎,汉大能将他扒光后,一把扯掉兜兜,小薇把手伸进枕头边上的花篮里,拿出一把剪子,恐吓道:“恁瘪过来!恁再董一下俺攮死恁!”

汉大能一愣,道:“俺这么又钱,恁害想嫁给岁?”

小薇怒道:“俺揍四不葱,恁爱造谁造谁气!恁奶奶个厥(三声)的!恁害了俺,俺以透扎进镜里撕了算了!”

汉大能道:“瘪!瘪!恁瘪葱动,俺不碰恁就补碰,油话好好所!”

小薇哭唧唧地道:“俺跟俺小骂哥,葱小要起长大,岁成想,嫁给恁这么个驴头。俺家揍是木钱,俺爹(三声)嫰不过恁,俺撕了算了!”

汉大能道:“恁像开点儿,俺压四寸里杵命地一表淫菜,恁讲赖给俺生了崽子,恁就撕心了。”

小薇道:“恁戳几瘪人给恁生娃子去!”

然后两人各自沉默了一会儿,一时间房中只剩下小薇的抽泣声。汉大能见他娇俏可爱,凑近了,摸了一把他的黑发。

小薇打开他的手,大喊:“恁手巧脏,瘪乱摸俺!恁载弄俺以下,俺醋月(吃药)子洒(自杀)气!”

汉大能道:“俺补碰恁,溜恁载这丧门么啊!”

小薇道:“俺补象瞅恁!猝气,骨碌猝气!”

汉大能被赶出洞房。


EC:

地主家查二少爷年方十八,亭亭玉立,尚未婚配,每天只守在房中绣花看书。这年秋天,老查家百亩田地大丰收,雇不上人手打稻,从汊沟子村来了帮工万立柱。万立柱自幼父母双亡,家中一贫如洗,平时全靠邻里接济、四处帮工种田为生。查家大院占地二亩,有房五十间,这天后罩房的瓦缺了,查老爷便遣万立柱来修房,查二少早对万立柱芳心暗许,见他在院子里晾着胳膊干活儿,走出房来,去东厨吩咐厨子烧一碗肉。

厨子道:“二烧爷,这大晌呼头子的,揍啥肉?”

查二道:“饿园意吃肉。”

不一会儿,肉烧好了,查二少爷亲自端着碗走出厨房,洗衣的马莉走过来,与厨子议论道:“最紧,二烧爷涝四淡咪脱笑(笑嘻嘻)地,逆所,这是奏木了?”

厨子叹了口气道:“儿大了,要哏任搞怼象!”

马莉会心一笑,道:“欸,饿瞅那万立柱,憨溜不矶,腥扇烘烘地,有煞豪?铬饿,葱他边丧过,都扎眉窝眼,瞅斗不瞅一眼!”

厨子道:“泥四泥,他园意溜尻子(巴结)淫家,泥管地造?”

院子里,查二少爷来到万立柱身后,用手抻平花布袄,捋了捋头发,柔声道:“万大葛,泥饿了吧?”

万立柱转过身来,见查二少爷端着一碗肉,受宠若惊道:“饿海木干万活尼!”

查二道:“泥跟饿拉拉话。”

万立柱不明所以,但看查二少爷脸色发红,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放下铲子,随着他进到屋里。查二盘腿坐在床上,上下打量了万立柱一番,羞怯地道:“万大葛,过来嘬呗?”

万立柱慢慢走到床前,见查二肤白脚嫩,心中不由一阵冲动,又后退几步,在凳子上坐下来,讪笑道:“饿嘬这最好。”

查二问:“万大葛嫁里害有森么淫?”

万立柱叹了口气道:“那血年,饼慌妈乱地,寸子都逼列,饿家也逼列,木淫咧。”

查二道:“万大葛结混了木?”

万立柱道:“木。”

查二下了床,趿着布鞋来到万立柱面前,把手搭在他肩膀上,道:“饿就瞅泥忒顺眼了,泥洞饿的意思木?”

万立柱忙道:“泥可憋日弄饿了,饿可不四木犊娃,饿要四把泥弄了,非得挨泥爹逼斗抽撕。”

查二笑呵呵地骑在万立柱腿上,问:“泥稀罕饿不?”

桂花头油的香味扑鼻而来,万立柱只感到全身不安,胸闷气短,大着胆子瞪眼道:“稀罕,稀罕撕了!”

查二搂住万立柱的脖子,吧嗒亲了他一口。万立柱抱起查二,压在床上。

不一会儿,房里传来查二的喊声“足劲!足劲!唔……产活……”


锤基:

二十年前,鳌村村长媳妇生了个儿子取名大锤,并收养童养媳一名,取名罗美仙。索大锤和罗美仙一起长大,两小无猜。多年后,索大锤成长为结实雄壮的年轻人,有了旅游(去隔壁村瞎溜达)的爱好,罗美仙常独守空房,十分寂寞,久之,两人产生了不小的隔阂,经常吵架,结婚几年也没生个一男半女的,使爹妈感到十分头疼。

这天,大锤从隔壁村旅游回来,时已半夜,罗美仙盘腿坐在床上,怒气冲冲地瞪着眼。

索大锤放下锤子,看了看罗美仙,问:“干么撒?又绳气咧?”

罗美仙道:“俺补看恁个跌些样儿(丢人样),杵气。”

索大锤不高兴地道:“恁得为气俺,张嘴卷人,恁再熊俺,俺拿锤子冒恁!”

罗美仙一听这话,登时大怒,蹿下床道:“俺揍站这,恁赶弄俺以下,俺招爹气!”

索大锤不敢家暴罗美仙,知道再吵下去一晚上都不用睡了,于是提起锤子便要往屋外走,罗美仙气急败坏地叫住他:“恁干杵气,恁干杵气,俺也杵气,这日资甭过了!”

索大锤停住脚步,去脸盆架前撩水洗了把脸,把鞋一脱,上床便躺下了。

罗美仙坐在椅子上,委屈地数落道:“恁瞅瞅恁,舔舔灰家,也不自道洗厥揍上闯,舔舔灰家,瞪着凉个大扭眼,张咀就吃,伸腿就岁,嫁犁头的四儿恁管锅一癫儿木?舔舔后半夜会来,恁所所,恁杵气干甚么气了?就所作舔吧!爹让恁跟塔去老汪家收阻子,恁见桌子就趴,夜里有招小酿们了吧?这日资恁补想过,补想过趁凿白过了!跟恁过!恁舔舔站着猫硁不拉是!胆误俺任绳!”

索大锤睁眼道:“恁所撒?跟俺过四胆误恁任绳,恁害象找撒任过气?俺舔舔杵气砸了?难不逞俺也跟恁似地,舔舔大门补杵二门补迈,在假制气?”

罗美仙道:“恁!恁脸上囊子斗快赶上千层饼了!恁害舀不舀练!俺总么嫁了恁总么个美粗席地任!长个诸脑子!吃是都抢不丧夜呼地!争舔就自道和戈逼村儿小酿们妹来眼气,趁凿利婚!”

索大锤窜起身来,抢到罗美仙跟前,大声道:“几舔不搭架!恁这是要学钻舔猴儿上舔了?俺拾到不了恁!”说着他把罗美仙扛起来仍在床上,脱光衣服扑了上来。

只听罗美仙大骂:“恁个窝囊废!炕头倒四显杵能奶来了!恁下气!下气!放开俺!忘把蛋!”

索大锤扯开罗美仙死死抓着的裤子,道:“西妇儿,俺走让恁看看,俺窝囊补窝囊!”

罗美仙捏着鼻子大叫:“恁下气,恁要弄俺!先去洗洗厥!”


盾冬:

这天,村里妇联组织给孤寡老人捐款。生产队队长罗德福为了起表率作用,一口气捐助十万元,当天下午,村委会为发扬罗德福精神,举办表彰大会。全村妇女都来参加大会,几个不到二十岁的大姑娘为罗德福亲手献上花环。然而对于这件事情,他的爱人詹八儿却很不高兴。十万元是家里仅有的存款了,也是他们结婚多年攒下来的换房钱。

当年詹八儿年轻貌美,是十里八寸出名的美人儿,追求者排队排出几里地远,而罗德福只是一个参加过解放战争的普通战士,为了追到詹八儿,天天给老詹家白干活,最后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,詹八儿被他的坚韧精神打动,这才说服爹娘同意,嫁入罗家。这些年罗德福虽然没挣多少钱,却对詹八儿一直不错,不仅包揽了所有的家务,还经常带他出去旅游。这下罗德福把钱都捐了,今后两人别说出去旅游,就连新房子也别盖了。

然而罗德福今天刚一回家,就看见了令他大为生气的一幕:

罗家隔壁的老叉,是个四十来岁的光棍,人长得结实挺拔,却因为成分不好,一直没娶上媳妇,詹八儿见他可怜,经常招呼他来家里吃饭,时不时的还送些花生栗子给老叉吃着解闷儿,罗德福虽然不高兴八儿这么做,但不愿意和八儿吵架,于是一直忍着。

此时老叉正站在院子里和詹八儿说话,罗德福看见詹八儿怀里抱着的一匹新布,那不是他家的东西,想是老叉一早赶着牛车去集市贩瓜,在布摊买回来送给詹八儿的。

罗德福听见詹八儿对老叉说:“恁等会儿,俺切凉块豆腐给恁带周。”

老叉笑呵呵地点点头,詹八儿走回屋里的过程中,老叉一直用眼睛盯着他丰满的屁股。不一会儿,詹八儿把豆腐用铁盆盛着,端了出来,递给老叉,老叉道谢后往院子外头走来,瞧见罗德福和他手里拿着的花环,寒暄了几句“拱细”便走了。

罗德福走进自家大门,詹八儿想起他捐款的事就生气,转身走进厨房做饭去了。

罗德福当然知道爱人为什么生气,要是放在平时,非得磨破了嘴皮子好言好语地哄他一番,但是今天见了他跟老叉眉来眼去,罗德福也不由恼怒起来。跟着詹八儿走进厨房后,罗德福靠在门框上,酸溜溜地道:“俺得回会来地造,月是晚,指不定嫩杵甚么事来哩!”

詹八儿愣了愣,转过身道:“呦呵,头一次捡任自己往自己闹袋剐子上抠捋帽子地,恁把家里欠斗捣鼓杵气了,恁害有理磕?憋以为俺不自道恁那颠儿信思,恁害不是想在歪头多杵杵头?”

罗德福道:“呦呵?恁狗引弯了烙叉,恁害有理磕?恁也补看看恁狗引遮个任儿,那屑念,他叛锅偷敌,妹少给锅民裆党特务,这种任也就恁矮搭理塔!恁所所,这屑念,烙叉九竟吃了赞家多少豆腐?”

詹八儿不服地道:“恁少忤蔑俺,大假斗是任儿,嫩又啥不以样?恁倒妹给锅民裆党特务,把赞假地欠斗给瘪人卷了,紧后总么过日子?”

罗德福质问道:“匝地!恁害想跟俺利婚不秤?”

詹八儿道:“利婚就利婚!俺菜补怕!”

罗德福大声叫道:“恁!亏恁害四个Omega!争舔喘着个小抖抖在院子里转悠!夜不怕给任儿看见!恁遮个木心木肺地!恁看看恁那个屋儿!斗快成诸窝了!害得俺舔舔给恁叠炕!要四木有俺!恁那个闯单儿斗得被恁睡称任形!恁走自道搭扮地骚里扫气地到处转悠!夜不自道给俺生个一儿半女地!走自道养动物儿!恁看看赞假那个冤子!养地又是几,又是哑,又是钩,又是矛,广四任恁都喂不饱,恁害养一怼畜生,恁这是想在假里凯养直场?到处一股子尿扫味儿,一倒夜里,广听这帮畜生呱呱叫咧!俺斗睡不豪叫!”

詹八儿顿时火冒三丈,还嘴道:“党念!月不四恁舔舔汪俺假泡,俺能嫁给恁,现在恁是任到手咧,能耐大咧!利混!俺要利混!”说罢,詹八儿将菜刀仍在罗德福身上,冲出门去。

当晚……

罗德福跪在铁锨把上,对詹八儿道:“俺醋咧,俺自道醋咧,俺补该骂恁,俺命舔就自迹操铁锨把方子盖了……”


贾尼:

史家大少史大个儿生性叛逆,从不按时上学,考试经常不及格,却喜欢捣鼓锤子钉子做东西。史家是十里八寸出名的有钱人,本来还指望儿子将来考个名牌大学,见他不学无术,老两口都是焦头烂额。

史大个儿十四岁这年,村里来了个教师,此人从北大家政服务系毕业,名叫贾四伟,是省里派来乡里进行环境考察的。史家听说贾四伟来了本村后,立即将他请来家里,辅导史大个儿功课。

这天,西装革履的贾四伟来到史家给史大个儿上高中英语课。史大个儿先是在贾四伟讲课时睡着了,被叫醒后,又偷偷拿出黄色小说《总裁的贴身管家》看了起来,贾四伟劝说史大个儿好好听课,史大个儿却不以为然地撑着下巴问道:“饿为嘛要xiao习?饿走不耐xiao习!”

贾四伟问:“那尼不xiao习,讲赖干甚么气?尼不xiao习,讲赖木杵席,木xiao历,造不到拱嘬,嫁不杵气。”

史大个儿转了转眼珠,打量了贾四伟一番,道:“饿不祥嫁任。”

贾四伟道:“那尼家这么多欠,广是养猪唱就开了那么多,尼要四不xiao习,总么几称家业?”

史大个儿想了想,觉得贾四伟说的很有道理。他打量了一下高大英俊的贾四伟,低下了头,捂住肚子。

贾四伟忙放下书走过来问:“尼奏木了?这是奏木了?”

史大个儿咬着嘴唇,瞪着大眼睛看着贾四伟,道:“烙使,饿不好受……”

贾四伟担心地问:“恁有木有事?饿带尼去砍医生吧?”

史大个儿揪住贾四伟西装的领子,抱着他的胳膊道:“木事,饿葱小就有这个猫饼,饿烤一会儿就好。”说罢,史大个儿骑坐在贾四伟大腿上,蜷起身子,用两只手捉住他的肩膀,把头埋在他怀里。

贾四伟虽然已经二十六岁了,却一直忙于学习,至今还是处男,从没离一个Omega这么近过,而史大个儿虽然才十四岁,个子不高,却长得娇俏可爱,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凭哪个A看了难免心动。史大个儿凑过来后,贾四伟也不会动了,只把胳膊老老实实地搭在两边,不敢碰史大个儿一下。

不一会儿,史大个儿又黏糊糊地说:“烙使,饿越来越难受了,俺要撕了。”

贾四伟情急地道:“那饿带你去砍医生?”

史大个儿一下子抓紧他,抬起头道:“瘪,饿不砍医生,尼一挪窝,饿揪要昏了!”史大个儿肆无忌惮地在贾四伟身上蹭来蹭去,并用臀部摩擦他的两腿,贾四伟一时手脚麻木,只觉得脸红心跳,呼吸加速。

贾四伟嗅到史大个儿的头发上有一股香甜的爆米花味儿。这时又听史大个儿小声说道:“烙使,饿厥的饿好像法庆了。”

贾四伟登时打了个哆嗦:“尼菜十四,毛都妹长齐咧,总么就会法庆了?憋呼说,饿带尼去砍病吧!”

史大个儿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贾四伟,道:“饿长齐了,烙使,尼想瞅瞅嘛?”史大个儿把衣服的扣子解开,环住贾四伟的脖子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,又问:“烙使,尼稀罕饿不?饿是底一次呢!”

贾四伟手忙脚乱地推开史大个儿,道:“饿不是那种A!尼快把衣裳喘好,课命舔再上!”

这天贾四伟仓皇逃离史家后,史大个儿走进父亲的房间,道:“饿厥得这个烙使不错,饿土然象好好xiao习了,命舔开始,让他舔舔来吧!”

史大个儿的父亲听了儿子这话,当即给村长打去电话,让他帮忙说服贾四伟留在村里。

后来,史大个儿留学海外,创办了一家跨国公司,而贾四伟因为专业缘故,成为了他的专职管家。


END

 
评论(97)
热度(328)
 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