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食性动物。

© 暴力仓鼠x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锤基脑洞】速效救心丸

这是一发脑洞大纲,并不是文。因昨半夜受了刺激而诞生,于是发来共享,希望藉此文能够抢救一些和我差不多的小伙伴。

CP:锤基/剧情接妇联3/长/一发完/糖粉高

好下面开始:

设定:天使长/古神徜徉在宇宙外围沉睡。

宇宙有限,并且是闭系,只与古神的思维连接。


古神在五维时空中沉睡,在梦中听到了宇宙中哀嚎的声音,睁开眼睛——宇宙外围空间内是无形体的,古神也更似意识,但有隐约的光。

古神在自己的意念中看到了黑暗中有灰尘陨落,伸手接了一下,灰尘像沙子一样流过指缝,全部落入空无。它能够完全共情这些人的绝望和临死的痛苦,共情发生,这些灾难也就被他感受到了。

古神在万分绝望之时,看到一颗漂浮的灰尘。它觉得很奇怪,但很快感受到了另一股力量:有一个能力很强的神族人的意识在召唤这颗灰尘,让它不能安息。古神试着去看神族人的灾难,发现了阿斯加德的毁灭。因为阿斯加德是一个古老的地方,甚至在古神们沉睡以前就已经存在了,所以他对阿斯加德的灭亡抱有很强的怜悯,于是他把这粒灰尘传送回了神域。


这时的神域已经几乎毁灭,只有石头和火和极少量幸存者,但托尔又回来了。宫殿已经不复存在,废墟上有零散量的建筑,皇宫还残留着未被毁灭的一角。托尔因为阿斯加德的毁灭和洛基的死深陷于抑郁情绪中,变得很沧桑,但仍有宇宙各个国度的人追随着他,回来重建阿斯加德。

他们修复了一些建筑,比如民居、监狱,但在修筑彩虹桥和宫殿时遇到了一些麻烦。宇宙其他地方来的人在阿斯加德开设了集市,经常有些人在这里交换物品。这时候的托尔不像国王,而像是一个贸易市场的管理者。

托尔变得非常迷信。

他总是相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挽回过去,每天游走在市场上,会看到行行色色的怪物(宇宙人)和五花八门的东西,有很多原始宗教的教徽、信物,但他始终没有找到对他有帮助的东西。

这个国度基本保持无为而治,人口极少,托尔也不对下属进行严格管理,只和几个与他关系比较要好的人住在一起。

他住的屋子是:一座有金色柱子的大厅,几间带阳台的寝屋,还有他母亲曾经的房间。他有少量的仆人和其他星球来的朋友(小浣熊(Rocket Racoon))。市场上很多Halfworlders来的人,穿梭在矮人(工匠,军械所)国和阿斯加德之间,兜售物品。称阿斯加德为“Bavaria”。

不久,阿斯加德有了一个通往暗能量世界的开口,可以通往地狱,但多半时候他们是找不到这个开口的(隐藏的)。

托尔喝多了就睡,企图在梦里见到过去的阿斯加德,得到父亲、母亲或者洛基的提示。但他始终没有梦见过洛基。这是他的一个心结。

一天他梦见了雪山(奥林匹斯),山上挂满了冰幔,像五维世界一样奇怪:处处都是山峰,就连天上也只有为冰雪覆盖的倒悬的山峰。山下有湖水和碧绿的草地,有一头鹿在草地上来回行走。

他尾随着这条路走到碧蓝的湖边,看见老虎在水下捕猎,水下有无数的动物,还有些就连他也不曾见过。水上躺着一个人,离他很远。这里的水非常奇特,可以映出无数个影子。这个人躺在水面上,水中有一沓影子,而且这些影子的姿态都不一样。

托尔走近了以后,竟然发现这个人是洛基,但看起来脸色惨白,非常虚弱。他立刻淌水过去,企图拉住洛基……洛基慢慢转过脸来,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他,长大嘴巴,并且朝他伸出一只手,似乎是想抓住他。洛基的嘴巴一张一合地好像在说些什么。

梦中的托尔非常心急,他辨别出了洛基喊的是“Brother,Save me!”

他没有在梦中抓住洛基,当他碰到洛基的手指时,湖水中的影子突然都不见了,洛基一下子像雾一样化开了。他打了个冷颤,醒了过来,因为心情烦躁抑郁,又拿起桌上的酒去喝。可是突然之间,他发觉屋子里有光。

这个时候是晚上,屋子里是不可能有光的。光照在他的脸色,非常微弱,而且是冰冷的(好像用冰棒捂脸一样)。他把目光投向阴暗的墙角,看见一粒小光球。光球大概只有直径一厘米,而且时明时暗,和大点的萤火虫差不多,不过是白色的。光球一会儿像是一粒珍珠,不放光,一会儿周围又出现彩色的晕圈。

托尔很好奇,心说不会是市场上的怪物潜入了宫殿吧。走过去想把球捧起来,但是他的手指一碰到光球,光突然就暗了,他连忙又放开光球。

他开始思考这是怎么回事。

(托尔这时非常迷信)他反复地想,怀疑这是宫殿里本来就有的某种灵魂,于是又打起了借用这东西通灵的打算。他看着光球,光球躲避他的眼神。他过去抓光球,光球还会躲。然后光球飞出了屋子,他尾随着追出去,跟着光球穿过大街和打烊的市场,来到山区。山区里有个被石门封住的洞穴,内部裂开了一条缝隙,这个缝隙是完全黑暗的(像是黑洞),不吸收光线。

托尔不理解光球的用意。在把他带来这个地方后,光球好像很疲倦,落在了地上。托尔过去把它托起来,感到手心冰冷。他带着它回了宫殿。

起初的几天,他发现一些事情:白天的时候,光球不是躲在阴暗的角落、柜子里、床底下就是他的被子里,一旦被光照到,就会变得非常弱,而且会惶恐地躲避。如果撞到柜子,光球会掉在地上。但三天之后,光球似乎变大了点(长到直径三厘米了)。

因为在光球出现之前,托尔做了那个关于洛基的怪梦,所以他认为:这个光球总是缠着他一定有原因,它有可能和洛基有关。

他来到几个星球的图书馆里搜查资料,都没有结果,其他星球的朋友都表示对这种现象一无所知,甚至觉得他是孤单疯了,需要去嫖(隔开)娼缓解下压力,还要给他相亲。

托尔坚持不懈,有一天看见家门口的集市上有个穿彩条斗篷、小丑裤子、头戴钢盔并且两只手都是野兽爪子的老头(这个老人的脑壳做过手术,一半是机械,肢体也是移植的义肢)在兜售玻璃球。

这些玻璃球有各种颜色,内部好像有灯一样在闪光。很多人感兴趣,老头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。他说这是古神的灵体(soul boy),但因为和远古之神丧失了联系,致无法发育长大。他贩售这些自然会动的球体给人当宠物。他也卖古董书籍,都是些地方性迷 信书籍(书上金光闪闪的画会流动)。

很明显,老头是个老骗子,卖的东西是假货,玻璃球里面只是粗糙的机械机构,没有电就不会动了。但托尔认为这个老头可能知道些什么,就叫城(隔开)管(隔开)兵把他抓回宫里。

老头见到托尔也并不怎么紧张,还倚老卖老地说“你父亲还是小孩的时候我就代表我的星球来这里朝拜(隔开)圣(隔开)主了”。托尔没有理会他的狂妄,并且答应给他一些钱,条件是他必须能告诉他光球的传说。他带老头来到自己的寝宫。

老头一看到柜子里的小白球就惊了,他卖得是假货,这个却是真货。

老头拿来一本古籍,并告诉托尔,这是古神的soul boy,就是一种携带着古神基因的生命。但因为没有形体,在这个次元中以光的形式存在,只要孵化了就会产生人形。

托尔又讲起了自己梦见洛基的场景,说“山是重叠的,水下有洛基的无数影子”。老头表示这个小球可能和你弟弟有关。

托尔怀疑这老东西可能还知道什么,但没有多问。老头问他结账的时候,他给左右使了个眼色,把老头抓起来软禁了(因为他还要从他口中得知更多的关于洛基小白球的事情)。

托尔相信这个球是洛基的灵魂,所以对此球倍加关怀。夜里他会一直蹲在墙角里盯着球看。球每次被他盯着看时,都保持一动不动,很紧张的样子,有时还会躲起来,往床底下或是柜子里钻。他觉得很麻烦,因为每天晚上都要寻找好一阵子才能找到球。于是他找人做了一个魔法箱子——是用二维膜形成结界,把球关在里面。这个箱子十分小,但能隔绝外面的部分光线。白天托尔把箱子放在毯子下,晚上拿出来欣赏。

很快球开始不满意,一天他盯着箱子看的时候,感到球又大了一些。几分钟后,球开始撞击箱子,以一种他的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速度。这颗球像是疯了。托尔非常紧张,害怕球撞碎自己,连忙把结界打破,将球放了出来。

球一下子飞去了金色柱子大厅,躲了起来,好像极其不高兴。第二天,球在床底下呆了一天,没有出来,而且无精打采,也不动了。

托尔没办法,只好又去请教老头。老头没有嫌弃监狱里的条件不好(基本上他要什么大锤都给),但是又开了新的价码,而且非常高。托尔表面上答应了,但其实他根本没有那么多钱。

老头说,现在soul boy非常虚弱,神在本初时就是一种很弱很弱的生命,如果是在有污染的、非真空的环境下,几千个里只能活一个,要给他制造一个让他满意的环境,且这个环境里不能有任何细菌。

他还叮嘱托尔:soul boy需要和你一起生活,你是他的寄主,他需要进食周围的能量,要透过你。(一个小吸血鬼)

托尔听后,回去让术士们在大厅里建造了一个结界。这个结界内的空间与他们所在的不是一重,里面总是保持黑暗(对于里面的人来说),外面的人却能够把里面看得一清二楚。他把光球放了进去,并且把自己的床铺和生活用品也搬到结界附近,这样,他的能量可以打破结界,让球感受到。

球度过了一段非常安逸的时光,有时也会很快地在结界内转圈儿,代表它觉得开心。有时会停留在托尔面前很久不动(托尔认为这是注视)。托尔经常会隔着结界对球说话,就当他是洛基,提起爸妈的事和小时候的事,他总有种错觉,觉得这个球是可以听懂他的话的,因为有时候球会停留在他面前很久,如果他提到爸妈或是悲伤的事情,球在结界内的位置会变低。如果他提到了开心的事(比如财宝),球会升高一些,也会变得更明亮。

球长到了巴掌大小。一次他梦见洛基在结界里看着他。但这个洛基的背后又是一片无限空间(参考多维立方体)而且洛基的形象不完整,也没有影子。他想要走进结界,却发现不可以。洛基隔着结界看着他,表情变得很焦虑,好像很想出去的样子。

他又请老头来看球的情况。老头说,通过你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能量,所以才会变大。你认为他能听懂你的话,实际上是听不懂的,他只是在吸你的能量时可以感受到你的情绪,你开心他就会跟着开心,你抑郁他也会跟着抑郁。他还处于沉睡阶段,因为携带古神的基因,所以他的成长是“神性模式”。

托尔就问老头,我就是神哪里还有更牛逼的神?!

老头笑了笑,讲道:在宇宙爆炸之初,神是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粒子以有序形式排列形成的物质,这些粒子排列成了漩涡,可以穿梭时空,久之就变成了意识。这个意识在宇宙中孕育数万年,知道过去未来的一切,有了第一种念头“改变”,其原因是他的孤独。

于是他分裂成了两个(孤独是神之病毒,当神感到孤独是不可消失的,他们甚至会自杀,最初的古神分裂者有一多半都死于孤独),这两个神一个是平静的,一个是激烈的,通过他们的碰撞,不断互相补完“需求”和“欲望”。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图进行各种事件、生命的实验,这些实验中会发生很多偶然情况,生命通过进化产生新的智慧、欲望。从而诞生了宇宙熵增,也就是说宇宙熵增是神的意识活动。生命也出现在这场活动中。后来平静的神控制不了激烈的神,他选择沉睡。总而言之,洛基小白球要成长,他得先拥有“感性”和“理性”,等他补完了这两项,就会产生人的种种念头,记忆也会恢复。

小球来自于洛基的意识,它势必会长成洛基,完成复活。但这个过程它需要感受寄主的心理活动。如果它进入你的梦境,说明“洛基”在思念你,已经有觉醒的意思了。

老头说完这些话,要托尔结账。托尔又叫人把他押回去了,一毛钱都没给。


此后的几天,托尔不停地隔着结界和小白球说话,球越来越大,同时他开始梦见洛基。

一开始,洛基总是“置身于重叠空间”,表现得比较焦虑,一直看着他,也说不出话。在他的一场场梦里,洛基的形象越来越清晰,有时他甚至能感觉到洛基在耳边呼吸。

有一次,他梦见小时候他们在皇宫里玩捉迷藏,每次他捉到的都是洛基制造的假象。突然之间,柱子变得无限多,而且在空间里横七竖八地交叉着,他可以直接穿过这些柱子,还可以走在柱子上。在梦里他认为这是洛基制造的幻象。他找了很久,最后找到了洛基。洛基对他说“Brother,Touch me,wake……”

他立刻睁开眼睛。月光从外面,大理石地板上有长长的柱影。因为担心结界出问题使洛基光球受害,他叫人在柱廊里挂了很多帘子。

光照进来也是隐约的,但月亮的形状很清晰。

他看见一些发光的昆虫飞到了结界前,一个几乎是透明的洛基站在结界里面,没有穿衣服(是成年体),背对着他。

托尔兴奋极了,差点哭出来。他走到结界前,叫了洛基一声,洛基回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中似有很强的感情(托尔YY的)。然后洛基走到结界前,又开始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他,不一会儿又闭上眼睛,漂浮在半空中。

这种情况维持了几天,白天洛基会变成光球。晚上变成人形。但这种人形不完整,有时是半透明的,有时只有一半,也不能发出声音。

一些翅膀会发光的虫子经常从阿斯加德的“黑洞沟壑”里飞出来。每次半夜洛基出现人形,这些虫子就会围着结界飞舞不停,好像在庆祝什么。这些灵体虫子是洛基的食物,会在夜里相互碰撞、湮灭,被他摄入。

老头告诉托尔,洛基只是徜徉在梦中,还没有孵化成功,他其实是看不见你的,只有和你的梦境重合时,你们才会发生眼神交汇。

托尔开始怀疑老头骗他,还没收了老头的餐具(暴君模式开启)。他看了看老头给他的那本饲养指南,不懂上头写的都是什么胡说八道的玩意儿,很多话都好像危言耸听一样。

他决定走进结界。

晚上,他看见洛基又平躺在半空中,而且是蜷缩起来的,好像在睡觉。他心里很激动,走进了结界,结果伸手一摸,发现洛基并没有形体,只是个二维影像。在被他触碰的时候,洛基忽然睁开眼睛,一瞬间好像真的看到了他。

紧接着,洛基的形象消失了,变成了一颗硕大的白球。接下来的五天,洛基都以球的形式生活在结界里,托尔再也不敢进去了。

浣熊嘲笑托尔,还在结界周围拉了警戒线,上面立了块牌子,写着“不可触摸,否则杀头”。

五天后,洛基又有了人形。这时候他是一个半睡半醒状态,他漂浮在结界内,偶尔会注视托尔,并且总试着把手放在结界上。

他带着很好奇的表情观看托尔在外面活动。托尔连续几天不出屋只供洛基观赏(他一出去洛基就会缩成大球,这段时间里他靠阿斯加德美团活着),在梦中,他和洛基遭遇得越来越频繁。

一天,他梦见一片广阔无边的海,海面是倾斜的,海水好像随时可能跌下来把他们淹没。洛基平静地坐在海边的一块石头上,盯着海水。

托尔走上前去,看见海水下有许多远古生物:比如萨斯特鱼龙、达克龙等巨大的远古生物。还有一些哺乳动物,像是剑齿虎和巨大的蜥蜴,长着壳子的巨兽。他的视线好像能够穿越时空。

在这场梦里,他也产生了一种安逸的感觉,他突然意识到,洛基的梦是以古神视角在观赏宇宙,洛基在这种梦里其实是很舒适的。他转头看了洛基一会儿,然后叫他的名字。他问洛基愿不愿意醒来。洛基脸上出现一种非常“思念”的表情,好像对他有极强的感情,而且还哭了。

往后几天,他睡着之前的一段时候,都会听见洛基在和他说话,声音非常小,断断续续的,就是重复他们小时候说过的话和一些词汇,比如说“father”“Theocracy(神 权)”“red”“Metal”,洛基好像很喜欢重复“red、Metal、blaze”之类的词汇,后来大锤想明白了,洛基是在叫他,也是在补完对他的印象,因为在洛基的潜意识中,他代表“blaze、red、metal、golden”。

有一天他在半夜醒来,看见洛基正站在结界前,瞪大眼睛注视着他。他爬起来走到结界前,对洛基说“Thor,brother,Thor……”他把这些词重复了很多遍,一开始洛基没有反应,后来张开嘴模仿他的口型,念叨着“Thor、Thor、Thor……”。

此后,托尔每天都会重复自己小时候对洛基说的话,洛基也会重复自己小时候对托尔说的话,这是一种补完记忆的方法。在这种培育中,托尔也想起了很多被他遗忘的过去,还有他们之间的游戏。

有时洛基会不断重复一句话,就好像结巴一样,那是思维卡住了。托尔必须得想起他说的话,然后告诉他,他时常会一个人在那里絮絮叨叨不停。

这个时候的洛基其实是知道托尔是他哥哥的,但关于哥哥的记忆,始终无法完整地呈现出来,他对托尔有戒心和疑虑。他也渴望成长,并且害怕托尔外出,他进入了无时无刻不在摄入能量的阶段。

有时在托尔梦里,洛基也会吃东西。例如一天梦里,托尔带着葡萄和其他种类的果实来到窗台前。洛基靠在窗台前吃了他的东西,表示还不错。此后每天梦中托尔都得不停YY食物,这样洛基的心情指数↑↑,成长会快些。

一天托尔醒来时(半夜),看到洛基背对着他盯着结界的一个方向,他在结界外无法看清结界里的东西,就试着走进了结界。他看到洛基面前有一尊银色塑像:维纳斯,而且还会变换姿势。

托尔问洛基怎么了,洛基念叨“维纳斯,维纳斯……”

他经常这样,念叨着一些词汇。一天浣熊来了,观赏了一会儿洛基后表示,他有古神基因,也有洛基的灵魂,但他天天通过你摄入能量也会有你的基因,搞不好将来会长成一个高贵冷艳的弱智。

托尔把浣熊骂跑了之后,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担心:洛基会不会真的变成弱智呢?

他又去找老头问,老头拿桃核扔他,还往他脸上吐葡萄核。老头已经快被关疯了,一天到晚只想出去,但托尔决计不许他离开监狱半步,还派了四五个人看着他。

他实在没办法就恐吓老头,说要给老头做手术把义肢摘了。老头大骂苍天无眼让他做了皇帝,不过还是告诉了他:重复“爱神”代表情感系统在复苏。

果不其然,过了几天后洛基彻底醒了(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穿过衣服的)。洛基也认识托尔,且经常隔着结界用怪眼神观察他,有时候显得很狡诈,有时候饱含感情,有时候悲伤,有时候还会哭或者魔性地笑。但是这个洛基仍然虚弱,没有法力,危害不到托尔。

他们开始聊天,托尔意识到,这时候洛基的记忆是处于雷神1阶段。但好像比过去的洛基还少了点什么……戾气?敌意?他很少走进结界,洛基也不愿走出结界。


洛基的生存必须依赖托尔的能量,还是很听话的。他最害怕托尔不打招呼就出去,然后很久不回来。

有一天,托尔看到洛基在结界里徘徊,就笑他像个蛋,蛋孵出壳了,就变成了小王子。洛基狡猾地看着他说“你还是这么傻逼”。

托尔说你现在不能把我怎么样,事实上你得靠我维持存在。洛基说“等我长大了会报复你”。托尔说“现在这个国家随你吩咐,因为国家都已经不存在了”。听了这话洛基脑子又宕机了,开始思考到底咋回事,但托尔拒绝告诉他后来发生的事。

有次托尔当着洛基的面大吃大喝,还用银杯(从老头那里夺来的)喝酒。洛基突然开始嫉妒他,就挖苦他蠢和粗鲁。托尔不理,洛基发怒了,还捶了几拳结界,但托尔不帮忙他走不出去。

托尔怕他又变回球,只好假装赔礼道歉。

洛基和托尔的关系开始变差,经常和他小吵小闹,但因为脑子有些空,又找不到实质性的理由。为了除菌,结界里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洛基感到无聊,也会因为被关而发怒。

有一天,托尔醒来时发现洛基蜷缩成一团在墙角里。不论他怎么叫,洛基只是慌张地看着他。

托尔十分担忧,就开始查老头给的那本书,书上写着古神幼年时期会“羞耻”“叛逆”,他才明白过来,他应该给洛基穿上衣服。

他焦头烂额,不知怎样对付洛基的叛逆。书上还写着,神的叛逆和羞耻感比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都强烈。他们的种种感情和欲 望也都比其他生命强烈,甚至可能出现控制不了自己的情况。如果神得了精神疾病,结果就是给宇宙带来灾难,自身也可能毁灭。

几天后,洛基变得异常狂躁,变成球到处乱撞。托尔没办法就只好告诉他,对于现在的你来说,穿衣服是不卫生的。你得尽早恢复法力,然后变出衣服来。

为了不离开太远以方便洛基摄入能量,托尔只有在他附近洗澡和吃饭。他所有习惯都会暴露出来,没有任何隐私可言。有时候他一脱衣服洛基就会注视着他,一会儿咬牙切齿(嫉妒他强壮)一会儿又很慌张(羞怯)。托尔渐渐习惯了这种被洛基观摩的生活,有天他洗澡的时候,洛基看着他,又气急败坏并且诅咒和谩骂他,叨唠着过去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比如他小时候怎样冷落他和别人玩,不搭理他;把他丢在山里忘了带他回来;打碎父亲送给他的东西还不道歉……

托尔烦了就说我知道你就是想洗澡,但你其实是不用洗澡的,你连人形都没有洗什么澡。洛基说他想念水、食物还有手握权杖的感觉。

他一直唠唠叨叨,不过声音非常微弱,也没有怎么打搅到托尔的生活。

一天夜里,托尔梦见洛基在下棋。他提出要陪洛基下棋,洛基拒绝了。洛基经常在他们共同的梦里一个人下棋,但每次都会输给自己。

现在,洛基的形象是完整的了,托尔甚至可以在梦里触到他。但走进结界还是摸不到他。每次他向洛基伸出手,洛基也会回应他,拍一下什么的。但这种触摸都没有感觉。

托尔很着急,又去大狱里威 逼老头。老头说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:一是让洛基继续发育。但他如果再次开始发育,就会有神性的许多显著的能力,比如共情,从暗物质世界得到能量,获得你制服不了的超能力。古神是有敌人的,这些敌人能通过神意识释放的信号感受到到他们的存在,可能会侵入阿斯加德。神的敌人所到之处,一切都会灰飞烟灭,比灭霸来了还要可怕。第二,让洛基停止发育,就维持现状的状态。他现在每天很舒服,基本欲 望都被满足了,因为有古神基因,他也没有人类的不洁欲 望,只是有点任性而已。但你要是想让他变成百分百完整体,必须先让他拥有“恐惧”。有了恐惧他就会有人的一切恶习。但他也终将变成一个完整的洛基。

托尔虽然不惜一切想复活洛基,但他觉得洛基一旦完整,可能会感受到过去的痛苦。所以他还是犹豫了几天。这几天里,洛基因为看出他不开心,也不怎么闹了。托尔问了他几次“你想变成过去的你吗?”

洛基觉得托尔又在使什么阴谋诡计给他洗(隔开)脑,所以拒绝。

托尔烦恼的时候还会去找老头,一天夜里,老头来到宫殿里(其实他一直都能走出监狱,因为想从大锤身上讹诈钱财,所以假装被囚),安慰托尔,并且给他讲了个故事,说古神的敌人叫“lust”,这是一种畸形的东西,游走在暗能量中,窥伺平静时期的宇宙,有时也会附于一些宇宙生命的意识中,帮助、唆 使他们变得贪婪。这些神之敌人有着和神一般强大的能力。

托尔问:这些东西是神吗?

老人说不是,神只有一种。

托尔笑着问,上帝会造出一块自己也抱不动的石头吗?

老人笑了笑,没有回答他。又自己回了监狱。

在有关于是否让洛基继续成长的问题上,托尔陷入了矛盾。于是几天里闷闷不乐,半夜经常趴在柱廊的栏杆前,望着外面的瀑布和星河。洛基感受到了他的抑郁,也变得很安静。一天夜里托尔做噩梦醒来(梦到洛基的死),走到结界前,看见洛基正用关切的眼光注视自己。他把手搭在结界上,洛基就盯着他的手掌,然后他看见了结界内的呵气(洛基会呼吸了)。他问洛基怎么醒了,洛基说“我在梦里感到你很悲伤和恐惧”。托尔问他是不是能感受到自己的梦境,洛基说自己感受到的是他的情绪和几个破碎的画面。

托尔问他想出来吗?洛基点点头。托尔打开了结界,洛基从里面走了出来,看一切东西都很好奇,但眼神复杂。洛基能通过这些东西看见很多画面。托尔也看见了他看见的画面:两个孩子在柱子之间奔跑、滚在地上打闹,父母在这里举办筵席,他们在桌子下做游戏,一辆飞船冲进来撞断了柱子。

洛基穿梭在这些幻象里,脸上没有害怕的神色。他走到柱廊的栏杆前,望向外面(他在回忆母亲的死),表情变得伤感。

洛基看着托尔说“I don't want to……you”他现在还是不能完整地说话的。大锤立刻说“Lose,You don't want to lose me”,然后洛基很快想起了自己在外星和托尔一起对抗暗精灵,被捅了一刀的事情,主动拥抱了托尔。这次,洛基是有形体的了,托尔终于感受到了他。

在多半时候,洛基是可以被摸到的,但还是没有完整,呼吸时有时无。一见强光就变成球缩回结界里。老头告诉托尔:不要被他的温顺蒙骗了,神都是“狡诈”的,因为你是寄主,他靠近你会觉得安全和爽,所以你现在怎么样他都没关系,他一旦长成强大的个体,也可能彻底背叛你。

托尔觉得老头向他隐瞒了什么,也没有深问,因为他沉迷于洛基这时带给他的感觉。

洛基在那一晚之后果然变得老实了一些,偶尔也会在夜里走出结界,还靠在床上和托尔聊天(这时已经有衣服了嗷!)他们变得比过去任何阶段都要亲密,而且无话不谈。他们彼此非常非常非常的关注对方,眼神都是全天黏在对方身上的。

有一天下了大雨,托尔从外面回来,看见大厅的地板变成了水面,洛基赤脚站在水上,望着远方的雷电。洛基说这场雨是母亲在哭,但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伤心。托尔说“她最悲伤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就是我们关系不好的时候”。洛基往前走了一步,水面消失了,托尔有些奇怪地看着地面。

当晚,托尔决定和洛基一起吃饭(这是洛基复活后在现实世界里吃的第一顿饭),他准备的比较隆重,亲手制作了汉堡(他不知道汉堡在地球食谱内处于什么地位只记得很好吃)和炸鸡。他还准备了蜡烛,把吃的摆得和杂志上的一样。洛基也不知道汉堡是什么水平的食物,觉得一定很牛逼高大上,就给自己变出了一身黑色西装。二人强行装逼地球人,稳稳坐在桌子前,假装非常有档次地开始共进晚餐。

可是他们吃着吃着,浣熊突然来了,一看到他们在用刀叉吃汉堡,而且表现异常做作。浣熊大笑,嘲笑托尔是“Redneck”,托尔还没弄懂什么情况,洛基先急了,怒视着浣熊一歪头,浣熊跌出去几米远,并且呕血了。托尔和洛基以及浣熊都慌了,托尔把浣熊扶起来,然后吩咐人带他回家。这时的洛基也很不知所措,他刚刚只是感到有点生气,不知道怎么就攻击了浣熊。

自此后,托尔和洛基都意识到:这次复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。

托尔开始犹豫,还要不要继续让洛基成长。不过洛基也没有表现出什么,好像能不能继续长都无所谓的样子。

一天托尔在洗澡盆里睡着了,水变凉了。洛基在结界里看了他一会儿,走出来把手插进水里。托尔睁开眼睛,看见他的手指没入水下的部分没有了(好像融化了一样,这是新能力,可以融入物质),托尔觉得很神奇。洛基朝他笑,说我也想洗个澡。

托尔叫人给他准备了浴盆和水。他躺进去之后,身子没入水下的部分也消失了。托尔很惊讶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他的幻术恢复了,洛基说不是,自己就是可以融入各种物质,甚至还能左右这些物质。托尔很皮地表示不相信,还往洛基身上撩水。二人开始打水仗,把水溅在地上。托尔的浴盆里有很多小闪电,洛基的目光渐渐被这些闪电吸引,突然停住了动作,开始试着左右这些闪电,托尔并不阻止他。游戏没继续多久,洛基突然慌张和脸红起来,并且缩回了水里。托尔也开始觉得,光着腚这么玩挺尴尬的,又不是小时候。

当晚,托尔做了个梦。在梦里,洛基走出结界而且木有穿衣服,还钻进了他的怀 抱,主动摸了他。洛基要他帮自己保守那个“双性”的秘密。托尔答应了,还摸他的头发,吻了他。

托尔醒来后不断回味这场梦,因为梦里的洛基非常湿(隔开)滑,他觉得错不了,这准是洛基对他的表白。一开始他也觉得这有些荒唐,毕竟他们是兄弟,可是想来想去也意识到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对洛基心动,他决定把事情挑明。

他有一整天没有出现,去集市上买了一些东西,其他星球的古董之类的,回来摆在屋子里。晚上他穿的很正经地出现在结界前,在洛基面前傻笑,说“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”,洛基茫然地说“这不一直是我们的家吗?”

托尔强调说“但我们的关系不一样了”,洛基以为托尔要称 帝了,很惶恐地说“我觉得你应该再好好想想,依我看你没那么适合做国王”。托尔一听就愣了,就问洛基“你那天晚上给我托梦……”洛基说“为了你的隐 私着想,我已经一个月没给你托梦了”。

托尔立即尴尬得无地自容,并且深深自责,自己对不起列祖列宗,竟然对弟弟燃起了这种念头。

接下来几天相安无事,但洛基变得更任性了,简直蹬鼻子上脸。他把托尔当成奴隶使唤,不仅整天要他准备洗澡水和衣服,还经常吩咐他去集市上买各种水晶球和古董回来献给他(他对光还是有一定排斥)。最后他实在无聊,就要求托尔请来一些演员扮演他(扮演他是将军出去打胜仗或是扮演他坐在王位上),托尔很反感这种事情,但是又觉得洛基好不容易复活了也不闹事了,所以对他比较纵容。在一次表演中,洛基要求托尔扮演仪仗队队长,领着一群人在金色大厅里走,还要向他参拜。托尔心里既窝囊又痛苦,但还是答应了。

直到有一天,洛基明目张胆地表示“我要你把父亲的权杖和皇冠送给我”。这个托尔死都不可能答应,洛基怒了,表示“你就是用这些破玩意关着我以免我出去毁灭你最爱的地球!”然后秒变光球缩去了结界里,托尔也没有理他。

第二天托尔回来的时候,看到他带着父王的王冠,手持权杖站在结界里,当场暴怒,立刻冲进去揪他的衣领,一捞才发现,这个是幻象。

洛基在背后的角落里,十分伤心和愤怒地盯着他。

因为膨胀的权li欲没有得到满足,洛基又朝托尔瞪了眼。这次他的眼睛里射出了黑色的光束,托尔直接从结界里飞出去,跌在柱子上,柱子都裂开了。

洛基一下就傻在了原地。

这天之后,托尔表面上原谅了他,但心里非常纳闷儿和介意,晚上也不再陪他聊天。有时一出去就是一天。洛基很小心地观察他的脸色,生怕他因为那天的事不高兴。

有什么情感隔在了他们之间,他们开始疏远。直到一天夜里,洛基走出结界,来到托尔床前坐下,进入他的梦中呼唤他。

托尔醒来看见洛基躺在自己身边,在黑暗中盯着他。洛基全身都在发光。

洛基说他想去教堂。

托尔觉得这有些奇怪,因为阿斯加的人没有一个信仰基 督 教的,不过他也喜欢地球的教堂那种肃穆神秘的氛围,于是答应了洛基,说等到彩虹桥修好了就带他去地球。

洛基说不需要,我的意识可以去往地球,那儿离神国并不遥远。托尔说那我没法儿陪你。洛基说我可以带你一起去,你放心吗?托尔点了点头。

他们闭上眼睛,不一会儿都睡着了。在梦中,他们来到了地球上的一所教堂里。这时的洛基全身都绽放着光芒,但这种光只有托尔能看见。洛基穿过两排铁艺栏杆,走上花岗石台阶,指着十字架上的基督说:他周围曾经有一万个天使。但他拒绝了他们,所以他再也不会发光了。

托尔觉得洛基说这话很奇怪——洛基说这话时很平静。

晚上托尔建议洛基和他一起去喝酒。二人来到一条古路的酒馆里,他们都比较能喝(自认为),所以喝了很多酒。洛基喜欢酒吧里的彩灯,喝多了就把灯拆了说要带回阿斯加德。然后他们开始在古街上到处乱走,走到一个小黑巷子里,嗅到四处都是霉味儿。洛基走向一个黑暗的角落,看见一个死去的人。

他盯着这具尸体一会儿,托尔问他在干什么。洛基说在感受这个人的生前的经历。托尔问他感受到了什么。洛基说他生前异常悲伤,因为和家人分离了。托尔问他的家人在哪儿?洛基没有说话,慌张地转过头来看着托尔(他现在可以感受到宇宙中存在的和曾经存在的一切,他很怕这个能力)

因为都喝多了,托尔没忍住,就把洛基压在石墙上吻了他。洛基对这个吻依旧拒绝(拒绝的方式就是立刻把二人都传送回阿斯加德),他们在床上醒来,都有点尴尬。

托尔突然听到床底下有动静,把手伸到床下一摸,把浣熊揪了出来。

浣熊身上带着很多他从集市上带回来的财宝(给洛基的礼物,一些古董什么的),浣熊很尴尬,说自己只是来串门儿的。托尔也很尴尬,浣熊肯定觉得他们躺在一张床上是乱(隔开)伦。

浣熊走后,托尔发现外面天色还很黑,就问洛基时间静止了吗?洛基说他们在地球的时候是的。托尔问“我还能继续共享你的梦境吗?”洛基点了点头。托尔决定把最后一部分记忆带给洛基,就说“我要带你去个地方,别害怕”,并且主动抓住洛基的手。

洛基相信他,闭上眼睛跟随他一起去了灭族的那个晚上。

他又重新经历了全族被灭,看见托尔被灭霸打败和制住,体会到了一系列灾难带来的恐惧。他重新作出选择,依旧是在看到灭霸揪住托尔的时候,交出魔方,然后和灭霸同归于尽。

这个梦到这里结束了,托尔醒了过来,但是洛基还在睡。

洛基睡了一天都没有醒,而且呼吸也没有了。托尔着急把火地去找老头询问这是怎么回事。

老头说,你现在这个弟弟,就是一个道 德 标 兵式的神,虽然有各种欲wang,也会自我膨胀,但因为没有真实的、强烈的恐惧,他的能量有限,还无力应付神基因带来的种种强烈情绪,耐受性很差。经历了过强的情绪波动后,他也以为自己死了,所以就醒不过来了(叫你们别玩火不听话,这下完蛋了吧!)

老头说,你想让他醒来,就得去那场梦中救他,把他的意识引入你的梦境。但这样做的结果是,如果洛基不会醒来,你也能被控制在他的恐惧中,醒不过来。

托尔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,心情有些绝望。有一天晚上,他抱着洛基走进结界,然后叫他,拍他的脸,洛基没有反应,他抱着洛基在角落里睡着了,这次他进入了洛基的梦境。

到处是废墟和钢铁碎块,漫天漂浮着星辰碎片。洛基还在飞船上,而灭霸又一次毁灭了阿斯加德余部,并且制住了他们。托尔为了让洛基爆发,在梦中死在灭霸手上。洛基终于怒了,指责灭霸窃取神的权(隔开)力胡作非为,说他是蝼蚁。他的情绪非常激烈的时候,灭霸和周围的一切都化成了灰烬。并且被水流一样的暗能量吞噬掉了。

洛基醒了过来,托尔也醒了。刚刚的噩梦使洛基异常惊恐。托尔就立刻吻住了他。

这次事件后,诞生了两种后患。

第一是洛基有了恐惧,现在是百分之百完整体,也有了邪恶,他变成了一个吸收能量的小宇宙,而托尔天天无精打采昏昏欲睡(洛基在吸他的能量)。第二个麻烦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正在走向亲密,让相处变得非常尴尬(他们都不同程度地排斥这种亲密)。

托尔开始和洛基保持距离,而洛基也在这样做。每天白天托尔都找不到洛基,每天夜里都会做噩梦。他重复地梦见洛基过去所作的一切坏事,包括控制钢铁蠕虫意图毁灭地球和篡(隔开)位。

有一次他梦见自己在地球的一条街道上,看见天空裂开了黑色缺口,这种空无的黑暗吞噬了整个星球。还有一次他梦见自己在一艘飞船上,看见黑洞在吞噬星系。

因为托尔的情绪不好,阿斯加德总是下雨,许多地方着火(雷劈的),工程都停工了。托尔经常站在彩虹桥上望着河水淋雨,冥思苦想自己该怎么办。有天他湿漉漉地走进监 狱,来到老头儿面前。

老头说现在已经没办法了,你只有去他的梦里说服他。他一旦控制不住,能量就会突破他的梦境进入现实,吞噬整个阿斯加德甚至是整个星系。你得设计一个多重梦境,让他陷入圈套。

这个时候托尔已经找不到洛基了,他要做的第一步是找到洛基。

他找了很多地方,甚至在不同星球上寻找洛基。最后跟随着那种曾经围绕结界飞舞的会发光的虫子,在石门后的裂隙旁找到了洛基。这时的洛基是沉睡的,而且不停地念着“它不会让任何行人从它眼前溜走,它要阻挡他的去路,甚而把他吞入血盆大口。”

托尔走上前抱起洛基,回了皇宫,走进黑暗的结界。他尝试着和洛基沟通梦境,并且说“我不想失去你,弟弟”。

他走进了洛基的梦境,梦境中是父亲正在册封他,洛基把权杖插进奥丁胸中,从他手里接过王冠带在自己头上,走上宝座。他用权杖一个个指向那些想要冲上前制服他的人,每个被指到的人就会立刻彻底消失。当权杖指向托尔时,一只金色杯子落在了地面上。

第二重梦境开始。金杯是洛基少年时期从托尔房间里偷走的,这个杯子本来是父亲的,父亲同意托尔喝酒后,就把杯子送给了托尔。洛基那时正热烈地嫉妒着兄长——因为他一天到晚在一堆人面前耀武扬威。

这个场景是托尔在花园里和一群少年玩摔跤游戏,洛基在阳台上看着他。洛基知道托尔已经不再是他的朋友,自从进入少年时期,他们的关系在变得疏远,而父亲也更看重托尔的一举一动。他试着让托尔的注意力转移回自己身上,就在草丛里丢了很多毒蛇,想吓走他的兄弟们。在现实中,托尔发现了这件事并且对洛基说“我对你很失望,我希望我没有你这个兄弟”。在这场梦里,托尔在发现蛇后来到洛基面前,说“虽然我有很多朋友,但只有你一个兄弟”。而洛基还是对他冷嘲热讽,好像并没有被打动。这时,外面下起了大雨。一扇门朝他们打开,洛基走了进去。

(幼年时的洛基经常一个人在屋子里,整天和一个曾经被托尔称为“wicked idea”的幻想伙伴说话。事实上这个并不是洛基的幻想,而是暗能量中生出的精灵,是从阿斯加德山里的裂缝内钻出来的,受到洛基“孤独”的召唤产生。这个精灵知道洛基所有的秘密,包括他是“双性”这件事,而且也是这个精灵告诉他,他和托尔并不同,这引发了洛基的羞耻。)

第三个梦境是洛基蜷缩在角落里,非常惶恐的样子。托尔过去问他怎么了,洛基说“我的朋友会出卖我的秘密,这样我就永远不可能成为可以和我哥匹敌的人了”。托尔(大人)把洛基抱在腿上,说“你将来会成为你哥最在乎的人,得到他的全部”。洛基不相信,并且说“我认为我哥一定会在当国王之后驱逐我”。托尔说“他希望和你缔结一个约定……”然后吻了小洛基的额头。

雨下进了屋子里,托尔低下头为洛基挡住雨。

这个梦结束后,他们都醒了过来。洛基终于变得平静了(这时还在结界里)。托尔躺在地上问洛基“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?”洛基笑着说“是”,托尔又问“你想做国王,也想取代我,超越我。”洛基说“是,而且我现在有这个能力。”

托尔翻个身把他压住,突然亲吻。

“这个国家都没有了,你永远都拥有不了阿斯加德,但可以拥有我。”

这话肯定是哄骗,但是洛基很受用,他觉得在某种意义上,托尔没有说错。托尔从不谄媚,除了在他面前。他算是在事实上征服了阿斯加德之王。

托尔比较温柔地亲他的额头,还把他的手指抓在手里。

洛基朦胧地感到快乐,又因为面子问题,他抗拒和大锤结成恋爱关系。当晚没有发生过什么,托尔只好悻悻地回房去了。做梦的时候,他又梦见洛基躁动不安,在宫殿里徘徊,还偷 窥他。

第二天,他主动向洛基献上他曾经的战利品:王冠和魔杖作为礼物。洛基很高兴,但又开始自满。以王子身份去到街上,要求工匠给他打造雕像。对于他的要求托尔一一答应。

晚上他们一起喝了不少酒,洛基开始畅想他要建立多伟(隔开)大的国( 隔开)家。大锤就提起他做国王的时候啥事不管,就知道搞文艺,搞得还十分小众,不商业化不利于经济发展。洛基失落地问他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个好国王”托尔说当然不是,但我觉得好国王不能没有我。

这天晚上,托尔把洛基压在柱子上吻,洛基没有拒绝。

很多人看到了外面血红的星河(这是洛基陷入恋爱导致的异象)。

接下来一段时间,洛基经常和托尔在一起。有天他们去了石门后的山窟,托尔很纳闷地问洛基,为什么总是来这个地方,这地方为什么有条缝隙。

洛基告诉他,在他第一次“拒绝”他的时候,他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。接下来他展示了一个画面给托尔看:

他们在小时候一起来过这个地方,托尔亲了洛基的手,还让他扮演皇后。洛基当然不乐意了,但是托尔很谄媚地跟他说“你是全国最高贵的人”。从此洛基就真的认为自己极端高贵不可被超越。

洛基说,地上的裂隙就是他复活时产生的。在这个裂隙中跑出去的黑暗精灵可以穿梭时间改变过去,是精灵回到过去,在年幼时的他心中埋下了恐惧的种子。

然后他们开始了一次野战……因为是第一次,对于兄弟关系的禁忌和在这秘密空间里的感觉,洛基各种无措,内心情绪过于激烈,导致裂隙中传来一些地震一样的声音。

不过这事还是轰轰烈烈地办了。


天空的异象持续了几天都没有结束,直到神域开始警 报。有能量侵入了星系,而且时强时弱。大家都很紧张,大锤为了保护洛基和宫殿,造出了两层强大的雷电结界。一层在宫殿外,是蓝色闪电组成的结界,一层是在金色大厅内,他让洛基呆在里面,就连洛基想出这个结界也是很费力的。

不过这次的boss非常痛快,没有墨迹。

他们用各种手段抵挡入侵,开着飞船向敌人射出金色的激光,也使用了很多粒子武器去照射“敌人”。而敌人是一颗光球,任何靠近它的能量都会被吸收。

到了宫殿前,光球吸收掉了整个防护罩,和托尔“打”了起来。这种打斗就是光球纯粹吸收,然后放大招反击。托尔释放雷电劈了光球几下,光球觉得被他打太疼了,突然消失。接下来,整个金宫都被光笼罩,然后民间出现了怪现象:所以人好像疯了一样,感受到异常强烈的恐惧和不安。这些手持武器的士兵和飞行员突然都陷入焦虑,有的发抖,有的失去意识,一下丧失了全部的战斗力。(神的情绪对人的影响,神的情绪人是无法承受的,也可以说这是神在释放精神污染)

托尔也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焦虑,好像是外来的念头突然刺入意识,而且还在不断膨胀,企图占据他的心智。他跑进宫殿想要守护结界,却发现光球正在结界前和洛基“对视”。

光球变成了人的形象,这个形象就是一个没有五官的人,是纯白色的,没有性 特征,但是肌肉异常发达。

洛基和这个光人彼此在说话,方式是心灵感应,没有具体的语言内容,但托尔也能感觉到。

这颗大球大致说了这样的话:

宇宙是从无中产生的情绪能量,来自于上帝。在宇宙的核心诞生了最早的生命,一种粒子漩涡,即古神。古神穿梭于不同时空,经历亿万年的进化,才有了真正的意识。这意识因为孤单,分裂成了两个。两个古神开始造物,一个造“生命”“神性”,一个给生命造各种属性,包括欲望,感性,和一切非理性的本能。只有两种力量博弈,才能诞生更多的事件(熵增)。事实上,是他们在造更多的自己。这些由第一个光球诞生出来的神,就是天使。这些天使十分思凡,觉得自己没有生命是不幸,于是堕落成人,去往各个星球上生存,但因为有神基因的存在,他们的欲望异常复杂,贪婪、任性、邪恶、赍恨在他们身上非常明显,他们往往会因为膨胀而牵动暗能量,吞噬更多生命,也就是说,每个有神的基因的人,都可能变成神的敌人。

神创造了一切又被其反噬,因为自责,也为了让自身保持纯净,就沉睡在宇宙之海里。

被灭霸唤醒后,古神感应到了原始种族(有古神一部分基因的阿斯加的人,可以被古神感知)的悲伤和绝望。所以用自己的基因救了洛基。这导致洛基有一天也可能成为神或者暗物质(他们的意识就是开启宇宙能量的钥匙)。

他说他是来看洛基的,并且对情况很满意。

洛基问他,你救我要冒这么大风险,为什么还救呢?

神说是因为怜悯。而且告诉洛基,因为他现在有古神基因,会比阿斯加德人和冰巨人这些种族的神更加强大,这种强大不是能力上的,而是他拥有不误的记忆——永远不会忘记,情感、记忆不会被时间磨灭。神在活了很久之后,一般都会选择去宇宙外围睡大觉(涅槃)。

他给洛基开出了条件,第一是跟他去睡大觉,享受诸神的美梦。第二是拿走他的基因,让他今后不能祸害大事儿。

洛基拒绝了,说不要神力也要留在阿斯加德。

神没有为难他,但内心是很伤感的,毕竟洛基是借助古神基因复活,是和他们有“血缘关系”的。神拿走了洛基的一些能力,决定独自离开(并:内心将永恒地嫉妒和憎恨大锤),走出去的时候还故意变成洛基的样子,一边奚落托尔一边堂而皇之从他面前经过去。

托尔不知所措,很迷茫这究竟是神还是神经。

不过他对神很不满,因为这些神太不负责了,放着灭霸作妖都不管。

见神走了,他连忙来到洛基面前,热烈地拥抱他“啵啵啵”X10……

洛基说这些神能进入人的梦境,进而刺激,操控他们的情感。并说自己是被神操控了才会向他投怀送抱,他本来一点那种意思都没有,他的理想始终如一——做一个好国王统 治全宇宙。

托尔很担忧地问:会不会是他们在操控那些毁灭宇宙的势力?

洛基说有可能。

托尔问:那你会不会操控我?

洛基说:会。

托尔问:你既然想统 治宇宙,为什么要放弃神力?

洛基说:因为我不想失去你。


——END——


 
评论(18)
热度(229)
 
回到顶部